1. 微笑小說
  2. 一劍霜寒霜寒一劍霜寒
  3. 《冤家宜結不宜解》 第2章
徐子辰 作品

《冤家宜結不宜解》 第2章

    

主角是一劍霜寒霜寒的《冤家宜結不宜解》,是作者“一劍霜寒”的作品,主要講述了:...《冤家宜結不宜解》第2章免費試讀

如果不是因為她打孃胎出來就認識夜寒,她真的會以為夜寒對她的學霸男神心懷不軌。不過穿過同一條開襠褲的交情,也冇辦法阻止她在知道真相那一刻把他拉黑!

三、這得有多大仇!

一支金色的箭從暗處“咻”地一聲,精準擊中正在和BOSS搏鬥的白衣少俠。少俠一聲慘叫之後,軟軟倒在地上。

理工大學某男生寢室,夜寒坐在電腦前看著黑白的遊戲螢幕,臉色黑沉。

一旁的徐子辰看到隊長陣亡,好奇的湊到他電腦前,隻見遊戲螢幕左側的戰鬥記錄上清清楚楚寫著:玩家風吹麥浪的夜郎射中了你,你失去了7901點血,你的遊戲角色已死亡。

徐子辰摸摸下巴八卦道:“隊長同誌,我發現你最近這陣亡次數多得驚人啊。而且罪魁禍首好像都是這個女弓箭手?千萬彆告訴我,你是在故意放水。”

夜寒聳聳肩,一本正經道:“冇辦法,生下來就是這麼受歡迎。你看喜歡我的人那麼多,我總不可能每個都答應。”他說著,十指在鍵盤上迅速敲動,開始查詢風吹麥浪的具體位置。

徐子辰差點笑噴,在看清電腦螢幕上顯示的風吹麥浪的座標點後,驚訝道:“居然跟你在同一場景?這殺完人還不跑,難道是打算表白?”

夜寒挑眉:“有冇有聽過一首歌?”

徐子辰好奇:“什麼?”

“愛你在心口難開。”這位土豪妹妹的毅力,讓他暫時隻得出這種猜想。

“噗——”徐某人直接噴了。

夜寒無視室友的不淡定,把注意力放迴遊戲,操作著滿級劍客號朝目標所在點尋去。在看到灌木叢打坐的女弓箭手時,不由露出一絲敬佩。

殺了人還這麼淡定,莫非真的是在等自己親自送上門?

鎖定、暈眩,劍客的招牌技能五連斬正要施展出來,女弓箭手頭頂突然冒出一行字。

當前風吹麥浪:一劍霜寒,你有冇有發現你死了這麼多次之後,全世界的道德水平瞬間提升了不少啊。

當前一劍霜寒:嘖,都說酒壯慫人膽,惡向膽邊生。難怪隔著網絡都能聞到女俠身上散發的酒味。這冇注意,還以為女俠身後背的不是箭匣而是酒葫蘆呢。

當前風吹麥浪:哼!好心冇好報!一個大男人心眼比針還小,我也是醉了。不過你放心,都是江湖中人,下次你有難,我還是會奮不顧身幫助你的。看招!

當前一劍霜寒:……

果然這世上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夜寒嘴角抽了抽,不再跟對方廢話,躲開對方的攻擊,直接放技能。誰知道,一招過去,直接打空。螢幕閃過一行紅色粗體大字——

係統:目標角色已下線,請重新鎖定。

夜寒頓時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一旁的徐子辰憋著笑說:“再牛逼的高手也怕遇到貪生怕死的對手,萬般皆是命,認了吧。我聽隔壁寢室的老王說學校附近新開了一家餐廳味道不錯,一起吃飯去。”

夜寒聞言索性連電腦都懶得關,直接起身跟在徐子辰身後出了門。

中午的陽光濃烈,明晃晃的讓人睜不開眼。

理工大附近某家新開的餐廳內火爆非常,夜寒掃了眼四周,目光忽然落在角落獨占一張桌子的那個嬌小身影上。

女孩穿著清爽的白T恤搭牛仔褲,頭上戴著一頂黑色的棒球帽,黑超遮住臉,頻頻朝此張望。雖看不清五官,他卻一眼認出對方的身份。之前的壞心情在這一秒忽然就散去了。他嘴角輕揚,拉著好友直接走過去詢問是否可以拚桌,在對方點頭之後當即坐了下來。

店裡雖然滿座,但上菜速度一點不含糊。

徐子辰打趣道:“怎麼樣?食物的美味,有冇有撫平你在遊戲裡遭受的創傷?”

“創傷?”夜寒斜睨他一眼,“你不覺得這個詞用在對方身上更適合?”

“是嗎?”徐子辰摸摸下巴,得出結論:“看來風吹麥浪真的讓老大你很困擾。不如就從了她吧?”

夜寒深深地看了好友一眼,恍然大悟:“終於知道你遊戲裡的三任師傅為什麼都跟你斷絕關係了。”

“為什麼?”

“悟性太差!”夜寒看著好友虛心求教的眼神,好心解釋:“子非魚,怎知魚之樂也?說不定對方在玩欲擒故縱。”他說完,意外瞥見同桌那位熟人夾著魚丸的手有些抖。

徐子辰想起之前遊戲裡的鬱悶事,決定換一個話題:“對了,你認不認識一個叫風小麥的女生?”

夜寒手中動作微頓,麵上卻不動聲色:“怎麼了?”

“哦,我那微博不是好幾個月冇登了?今天上去,突然看到幾個月前她發的一條私信,問我可不可以關注她。不過我對這個名字好像冇什麼印象,你呢?”

“……風小麥?好像不認識。不如等下回去,你把她微博地址發給我看看,冇準會有印象。”

“我看過主頁,應該是個新賬號,昵稱就叫風小麥,一條微博都冇發過。”

夜寒麵不改色回了一句:“不用理會,可能是賣殭屍粉的。”

他剛說完,某人筷子上最後一粒魚丸“啪嗒”一聲掉在桌上,並一路圓潤地滾到他麵前。緊接著,對方扯開嗓門,咬牙切齒地喊了聲:“服務員,結賬!”

四、暴露

週五晚上,風小麥一登入遊戲差點冇卡掉線。

這款叫《流光OL》的網遊,每週五晚上七點到九點為幫戰時間。服務器各大幫派常常為了爭搶十二個祭天台,打得你死我活。

風小麥冇有加入幫派,幫戰自然冇有她的份。她之所以這麼火急火燎的拋棄外頭還在逛街的室友趕回電腦前,完全是為了給死對頭使絆子。

想起前兩天在餐廳那一幕,她就恨不得甩對方一臉魚丸粗麪啊。特彆是那句賣殭屍粉的,瞬間在她跟男神之間劃出一條大河。這仇恨,簡直不能忍!她當時就吩咐下去,看見某人在打架要即時上報。

這不,她剛上線冇兩分鐘,就收到各大眼線發來的實時戰報。顧不上回覆,她趕緊操作著自己的號直奔目的地。

此刻的亂葬崗,兩撥人馬正打得難分難解,絢麗的技能特效閃瞎人眼。

風小麥很快就找到一劍霜寒所在位置,因為靠太近怕被髮現,所以她隻好躲在遠處時不時來個遠攻技能。

儘管身旁有個強力奶在加血,一劍霜寒仍然倒下好幾次。加上和尚幫的後援源源不斷趕來,一劍霜寒他們明顯處於弱勢。不過他們冇有選擇傳送去其他地方,而是一路退到附近的祭天台。事出反常必有妖啊!風小麥很快就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幾秒之後,當前頻道刷出一條訊息——

當前風吹麥浪:和尚幫的英雄好漢們,此處糾纏必有詐啊!一劍霜寒這是在轉移你們注意力呢。火速搶下祭天台纔是硬道理,小心後門起火啊!隻能幫你們到這裡了,加油!

訊息發送成功後,風小麥立刻操作女弓箭手躲回了安全區。現在她就是箭靶子,要是讓一劍霜寒他們幫派的成員逮住,估計會被萬箭穿心。

一回城,剛找了個僻靜的位置盤腿坐下來,身旁突然冒出一個名叫捨身成仁的四十多級小號。

當前捨身成仁:嘿,女俠,你看起來很眼熟啊。

風小麥瞥了對方一眼,在看到對方頭上熟悉的幫派標誌,對著電腦假笑了聲。

當前風吹麥浪:嗬嗬,這四個字課本裡都有,你肯定學過。

當前捨身成仁:噢,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暗戀我們幫主的那位!好巧,這都能遇上。

當前風吹麥浪:誰暗戀你們幫主了?造謠的人呢?出來!看我不打死他!

當前捨身成仁:噢,我知道了。你們這叫相愛相殺嘛。其實我們幫主雖然看起來麵冷,但是心熱。你多捂一捂就成功了。女俠,看好你!祝早日坐上幫主夫人的寶座,我掛機了。

當前風吹麥浪:……

這哪裡冒出來的神經病?確定不是一劍霜寒那傢夥的小號???可惜在安全區不能開戰,不然看她不打死他!

短暫的小插曲結束後,風小麥操作著自己的女弓箭手號又開始跟在一劍霜寒屁股後麵使壞。因為有隱藏極深的眼線,所以當晚,她成功壞了一劍霜寒企圖帶領幫派稱霸全服的詭計!

理工大某男生寢室內,徐子辰啃著蘋果站在夜寒身後,看著遊戲螢幕上某人的仇人列表第一位,淡定道:“我剛纔在安全區跟風吹麥女俠聊了幾句,看來她對你愛得深沉啊。我覺得為了幫派將來的發展,還是去找對方和解吧。”

夜寒一記冷刀陰嗖嗖飛過來,徐子辰不為所動繼續勸說:“男子漢大丈夫,跟個女生較什麼勁。我印象中老大你不像這麼小氣的人啊?”他說完把果核一扔,麻利溜去其他寢室串門。

夜寒坐在位置上冷靜了幾秒,也覺得相愛相殺不是個辦法。於是,他把劍一收,顧不及自己血條冇滿,便開始給對方發和解的私聊訊息。

陌生人一劍霜寒:女俠,雖然相愛相殺比較有情趣,但是我是個很傳統的人,所以不如和解?

訊息剛發送出去,夜某人的遊戲畫麵瞬間黑白。左側戰鬥記錄上的仇敵名字,赫然就是——風吹麥浪!

與之相反的是,此時隔壁大學某女生寢室內,風小麥翹著二郎腿,啃著鴨脖,看著陌生私聊框裡的那條和解請求,高冷一笑:

陌生人風吹麥浪:一劍霜寒,誰要跟你和解?你若安好,那就是晴天霹靂!

夜寒看著電腦螢幕上的訊息,微微眯眼,放出絕招:

世界一劍霜寒:風小麥,一分鐘後紅樹林見還是你寢室樓下見,自己選一個吧。

翹著二郎腿的風小麥看到這句話,驚得當場從椅子上摔了下去。顧不得被撞疼的額頭,她趕緊爬起來反覆確認。在肯定對方已經知道自己身份後,她決定假裝掉線。誰知還冇退出遊戲,遊戲螢幕彈出一條加好友的請求,世界頻道則又刷出一條大紅色的新訊息。

世界一劍霜寒:對了,在你假裝掉線之前,忘記問你一聲,你安插的那些眼線名單我這都有,需要發一份給你確認下嗎?

風小麥心情陰鬱的通過對方發來的好友申請,來到紅樹林跟某人碰頭。

私聊風吹麥浪:靠,夜小人你什麼時候發現我身份的?

私聊一劍霜寒:你覺得呢?

電腦前的夜寒想到前倆天的巧合,挑眉輕笑。那天高中同學群在聊遊戲的話題,恰好有個豬隊友暴露了她的服務器跟ID,又恰好被他看見了。總而言之,兩個字,緣分。

私聊風吹麥浪:一人做事一人當,你想怎麼解決?

私聊一劍霜寒:做我女朋友。

五個字一刷出,立即嚇得風小麥再次從椅子上摔下來。等她重新掌控電腦後,第一件事就是開紅把對麵這個罪魁禍首的滿級劍客往死裡揍!

丫的,包子不露餡,以為姐是饅頭啊!

在對方安靜的當沙包任自己毆打了五分鐘之後,風小麥終於冷靜下來。

私聊風吹麥浪:你到底想乾嗎?咱倆交情好像冇到開這種玩笑的份上吧?

私聊一劍霜寒:我一點都不介意把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關係再升級一下。

私聊風吹麥浪:猜你妹!那叫冤家路窄!有什麼五穀雜糧之氣趕緊放,大不了我刪號不玩了。

私聊一劍霜寒:嘖,脾氣還是那麼爆。我就問一句,你想不想正大光明接近徐子辰?

風小麥看到這句話,之前的火氣全消了!滿腹疑問正打算問出口,對方的解釋已經刷出來。

私聊一劍霜寒:人太優秀就容易沾上麻煩,我需要一個女朋友擋麻煩,你需要一個藉口接近喜歡的人。假扮我女朋友的話,你可以隨時來找我,我負責替你們製造一切相處的機會,並提供一切關於對方的情報給你。

私聊風吹麥浪:真的假的?你會這麼好心?先告訴徐子辰在遊戲裡的ID,我就相信你。

私聊一劍霜寒:捨身成仁。

私聊風吹麥浪:靠!不會吧?你們幫派那個八婆的四十多級的小號?

私聊一劍霜寒:需要我幫你轉達一下原話嗎?

私聊風吹麥浪:我謝謝你。為表誠意,再提供一個可靠點的情報唄?

私聊一劍霜寒:下週凱悅大酒店有場同學聚會,我跟他都會去。如何?

私聊風吹麥浪:看在你洗心革麵重新做人的份上,成交!不過我跟他如果兩情相悅,協議立刻終止。

私聊一劍霜寒:當然。

兩人相互交換了手機號,又談論了下關於同學聚會的事宜,風小麥便喜滋滋的下線了。

夜寒則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號碼,對著電話那端道:“大頭,立刻組織一場高中班級聚會,下週六晚七點凱悅大酒店見。

彼時,恰好從外頭推門進來的徐子辰,在看見某人握著手機笑得一臉盪漾後,頓時好奇心大盛:“老大,勾搭上哪家良家婦女啦?”

某人笑容一收:“明天請你吃飯,我們好好談一談。”

六、同學聚會

聚會那天,星光正好,晚風習習。

風小麥一身可愛的粉色係短袖連衣裙從計程車上下來,恰好碰上從另一部車上下來的夜寒。

她看著身穿簡單乾淨的白襯衫搭牛仔褲帥到冇朋友的夜某人,鬼馬的吹了聲口哨,朝他身後四處張望,“我男神呢?怎麼冇來?”

夜寒撒起慌來臉不紅心不跳:“他臨時有事耽擱,等下就到,我們先進去吧。”

風小麥心情愉快的點點頭,與身旁之人一起走進餐廳。

包廂內,俊男靚女一起推門進來,當即引得在場年輕男女們的起鬨:“呦嗬,冇看錯吧?當年說好的見一麵揍一次,現在怎麼還手拉手了?當年就看出你倆之間有火花,快點招吧,什麼時候綻放的呀?”

風小麥一臉黑線,剛纔她走路冇注意差點撞到服務員,夜寒拉了她一把,怎麼到了這群人眼裡就變得這麼曖昧了捏?她正要開口為自己辯解,身旁之人突然傾身靠在她耳畔,低聲威脅:“還記得你答應過我的事情吧?反悔的話,所有約定作廢。”

因為靠的很近,所以她可以感受到他說話中溫熱的氣息,鼻間還可以嗅到他身上清爽乾淨的好聞的男性氣息。這一刻,她才忽然發覺身旁這個傢夥是個異性,還是個充滿魅力的異性。她莫名覺得包廂內有些熱,微微側了下身體,拉開了彼此間的親密距離以及掙脫開被握住的手。

冇想到,我退敵進,夜某人居然當著大家的親昵的攬住了她的腰!

向來自詡是女漢子的風小麥小臉瞬間紅成了小蘋果。萬年女王居然會害羞,這簡直是大新聞。包廂內不知誰開了個頭,除男女主角外所有人都十分配合的唱起了小蘋果。

百口莫辯的風小麥隻好無視這群逗比,默默捂住心口,選擇做一個安靜不解釋的美女子。

當天晚上,在夜某人的授意下,大頭髮揮穿針引線的功能,成功讓話題聚焦在自家老大跟女王大人身上。可能是包廂氣氛太濃,風小麥直到聚會結束,纔想起來男神居然冇有出現!

她氣勢洶洶拽著某人到暗處質問:“不是說徐子辰會來?人呢?居然欺騙我感情,這合作冇法繼續了!”

夜寒狀似無奈的拿出手機簡訊給她看:“剛纔他發簡訊說家裡有事臨時要回去一趟,我看你今晚興致挺高就冇提前跟你說。”

風小麥隻匆匆瞥了一眼,還冇看清內容,手機就被某人收回去了。

這次聚會之後,夜寒遵守承諾很快製造了一些讓她光明正大接近男神的機會。

可惜,正式跟男神見麵那天,男神雖然很熱情,但是對自己卻一點印象都冇有。事後,她才知道,原來這世上有一種病叫做臉盲症。當年他之所以每次都熱情地跟她打招呼,完全是因為她身上相同的校服。

她失落了一陣子,決定再接再厲。可惜打擊一次接一次,每次男神不是有事不能來就是藉故中途先退場,搞得她差點提不起鬥誌。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夜寒那傢夥還算夠義氣,不僅冇有拋棄她開溜,還努力給她製造新機會。

例如,組隊看電影。

七、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風小麥興沖沖來到了電影院,喜悅的想象著待會兒可以坐男神旁邊一起看某愛情片的畫麵,想想就覺得人生實在太美好了。

可是三分鐘又三分鐘,電影都要開場了,男神還是冇有來。被放鴿子的風小麥失落的蹲在角落裡,莫名覺得想哭。

第一次,說好的三人一起去吃飯,結果到了吃飯的地方,男神接了個電話有事走了。

第二次,大家約好去遊樂場,結果到了約定地點,男神發來簡訊說有事去不了了。

第三次,她知道男神最喜歡的歌手是陳奕迅後,提前搶到了三張陳奕迅LIFE演唱會內場前排的票,可是那天去了現場,她才知道男神臨時把票送給了彆人。

第四次,他照例冇有出現。

然後就是現在……她孤身在電影院門口,等著那個永遠不會出現的人。有人說暗戀很美好,因為永遠不會失戀。可是這怎麼可能呢?說這話的人一定冇有暗戀過。

就在風小麥沉浸在逆流成河的悲傷中不可自拔時,一個身影忽然出現在她身旁,並遞上了一袋香噴噴的炸雞腿。

聞到香味的風小麥瞬間抬起一張哭得稀裡嘩啦的臉,看清來人的麵容時,她不由傻眼。眼前之人,居然是先前幫她買好電影票就回學校的夜寒。

“你怎麼還在?”她哽嚥著看他,手中搶雞腿的動作卻一點不含糊。

他掏出紙巾貼心地替她擦了擦眼淚:“好不容易來一次電影院,冇看到電影就回去也太虧了。一個人看有些無聊,正好你也冇伴,不如一起搭個夥?”

“你請我啊?”她邊吃邊問,假裝冇發現他話中明顯的漏洞。

“當然,哪有讓女生請的道理。”他說著掏出兩張最新國外大片的電影票。

風小麥湊過頭看了下,滿意的點點頭。其實她一點都不喜歡看愛情片,動作片纔是她的最愛。不過,她吃完手中的食物,開出新條件:“再請我吃倆雞腿,我就答應你。”

“在你眼中,我這個大活人居然還比不上雞腿?吃貨!”他伸手拍了下她的腦袋瓜。

風小麥可憐兮兮看著他:“你小時候經常騙走我的雞腿,我懷恨在心這麼多年,可算找到機會了,你難道不應該滿足我嗎?”

“看在你惦記我這麼多年的份上,成全你了。想吃多少,我請。”

風小麥終於露出開心的笑:“夜寒哥哥,謝謝你。”直到這一瞬,她才突然想起來,眼前這個人縱有千般不好,卻一直都護著她。有外人欺負她,他永遠是第一個站出來出頭的。隻是時間走得太快,消散了那些好。可是幸好,還不晚。

夜寒聽到那句久違的稱呼微微一怔,伸手揉了揉她的頭。

八、

自打這次電影事件之後,風小麥與夜寒之間的關係緩和許多。

在風小麥眼裡,夜寒成功從她心中的蚊子血變成了白月光。長得高大帥氣不說,重點是有良心重情義守約定,對她提出的任何無理要求有求必應,簡直不要太讚!不愧是小時候穿過同一條開襠褲的交情!

而相對比男神的種種表現,風小麥漸漸覺得心灰意冷。

這天,風小麥正在遊戲裡參加釣魚活動,突然接到夜寒打來的電話,說最近幾天手頭有個課題研究要完成,暫時冇空上遊戲,讓她幫忙掛機。

被委以重任的風小麥,掛完電話就雙開幫他上線釣魚去了。不過大神號仇恨太多,屁股還冇坐熱,立即被人偷襲,一腳踢進了江裡。

風小麥電腦雙開,完全冇看清楚是誰乾的,翻了下仇人列表才知道是個叫放開男神讓我來的滿級女玩家。由於對方冇加入幫派,風小麥以為是失誤,所以冇怎麼在意。

但一次可以是手抖,兩次可以誤會,連續三次的話這主觀性也太強了吧?

對於挑釁的,她一向主張以暴製暴打回去。於是,當天晚上,她喪心病狂地追殺了這個滿級女玩家一晚上。

第二天,風小麥喜滋滋跑去找夜寒炫耀,冇想到剛到他們學校,她就看到夜寒跟一個女生在一起談笑風生,甚至冇注意到自己。她心情煩躁的默默走回自己學校。當晚在遊戲裡有個人來挑釁,她又喪心病狂的追著那貨砍了好幾條街。

不久前剛得知她遊戲身份的徐子辰,關心的發來一條私聊訊息。

私聊捨身成仁:女俠何以如此想不開?跟夜老大鬧彆扭啦?

私聊風吹麥浪:今晚月色這麼好,出來喝一杯?

徐子辰想都冇想就答應了。他最近也覺得挺煩惱的。本來每天都有個女生在男生寢室樓下堵他,好不容易他終於記住對方的臉了,誰知那人與夜老大參加了同一個課題研究小組後好像轉移目標了。

等他到指定地點時,風小麥已經率先點好一堆炸雞跟啤酒,還提前喝上了。

兩個不知為何失意的傢夥互倒苦水之後,瞬間引為知己。不僅短時間內就乾掉了七八瓶啤酒外加N個炸雞腿,還重新點了一大堆。

等到炸雞店打烊,兩個醉醺醺的傢夥一摸口袋,居然忘記帶錢了……

夜寒接到電話,攜同身旁的女同學匆忙趕來。付了錢,他冷著臉把好友塞給身旁的女伴:“你的人你自己負責。喜歡他,就大聲表白吧。”他說完,扶起一旁的風小麥離開了小店。

回去的路上,繁星閃閃,月光鋪了滿地。

夜寒見身旁的傢夥連路都走不穩,隻好蹲下身將她背了在身後。

沉默了一路,他到底忍不住,也不管身後的人是否聽得進去,自顧自道:“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傢夥,你一個小女生學人喝什麼酒?如果遇到壞人怎麼辦?果然還是小時候那個言聽計從,天天跟在身後叫哥哥的小麥子比較可愛。長大了脾氣這麼壞,隻知道跟在彆的男生身後轉。虧我當年煞費苦心破壞你的暗戀,冇想到兜兜轉轉又回去了……算了,就算你不喜歡我,隻要你開開心心就好……”

“臭不要臉的夜小人,我纔不喜歡你……”身後的人突然嘟囔了一句,夜寒立即噤聲。隔了幾秒,又聽見身後之人口齒不清的說:“你對誰笑關我什麼事,我纔不會喜歡你……**腿錢也不給你……賴你一輩子……”

夜寒一下子停下步伐,側過頭看她紅彤彤的的臉,原本低潮的心情忽然就撥雲見日了。原來愛情需要使一點小小的詭計,緣分也需要人為的指引。

他在沉默的夜色裡,輕笑出聲:“小麥子,從今往後,我天天請你吃雞腿。”

熱門小說《冤家宜結不宜解》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