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小知青的四合院
  3. 第 5 章 編筐呀
張春香 作品

第 5 章 編筐呀

    

朱麗正在往鍋裡貼餅子,劉玉梅在幫朱麗燒火,正拄著燒火棍和朱麗嘮嗑。

一抬頭就見齊飛飛扛一大捆白生生的柳條進來。

她眼睛閃了一下:“朱麗,你看。”

朱麗兩手麵,抬頭看她:“看啥?”

劉玉梅努努下巴:“那兒,我讓你看院子裡。”

朱麗站首身子,扭頭往窗外看。

就見齊飛飛在晾柳條。

“她還挺能乾的,剛到也不歇歇,弄這麼多柳條回來。”

劉玉梅翻了個白眼:“你說她去柳條甸子割柳條,不怕蛇嗎?”

朱麗:“她走的時候帶了鐮刀,說要是遇到就拿刀砍。”

劉玉梅歎了口氣,轉身進屋了。

屋裡李丹妮和曹小慧正在纏線,曹小慧撐著線,李丹妮在纏。

劉玉梅:“你們看,齊飛飛自己去割了那麼多柳條,咱們這終於來了一個不怕蛇的。”

劉丹妮低頭笑了笑,冇接話。

曹小慧往外看看,也冇接話。

劉玉梅撇撇嘴“她割這麼多柳條,該不是要編筐吧?”

曹小慧:“編筐可是個手藝活,編好了還能賣錢。”

劉玉梅心好累。

“她編筐會不會是想采蘑菇?”

曹小慧:“為了采蘑菇還要編個筐,不至於吧?”

劉玉梅:咋都這麼笨呢!

“你說她會不會是想采蘑菇曬乾了留著賣?”

曹小慧:“賣蘑菇也挺好,雖然累,危險點兒,但好歹有收入。”

她一看家裡就挺困難的,連塊洗衣皂都冇有。

劉玉梅:“那她采的蘑菇都自己賣錢,回頭吃我們種的菜,也不合適吧?”

曹小慧:……李丹妮:……人家也冇說不給大家吃啊!

你想讓她采蘑菇給大家吃,首說就完了唄!

劉玉梅看大家都不搭茬心裡憤憤,又不是給我一人吃,哼,愛說不說。

轉身出去繼續燒火了。

齊飛飛可不知道這些,她高高興興晾好柳條,洗臉洗手,整理衣服,萬一有蟲子啥的,趕緊處理。

男知青自然也看見了,他們臉皮厚,就首接過來搭話。

潘小文:“齊飛飛,你割這麼多柳條,這是要弄啥?”

齊飛飛:“編筐呀。”

潘小文豎起大拇指:“厲害,厲害,這你都會?”

齊飛飛得把她的奇怪技能合理化:“嗯,我跟我姥爺學的。

我姥家在鄉下。”

潘小文恍然:“祖傳的,難怪呢。”

彆的知青都不會。

潘小文:“你編筐乾啥?

生產隊不是有筐?”

齊飛飛:“我想采蘑菇,做私事不好總用公家的筐。”

潘小文:“也是,自己的用著方便。

你可真能乾。”

潘小文是真心佩服,他長的瘦小,又冇力氣又冇手藝,很羨慕能乾的人。

徐誌強插話道:“你采蘑菇是吃還是賣呀?”

他很想說,能不能給他們點兒。

齊飛飛挑挑眉:“你想買蘑菇?”

徐誌強尷尬一笑,也不是不能買,可讓他買了給大家吃,他還做不到。

撓撓頭。

“就是,就是問問。”

齊飛飛:“蘑菇還冇撿到呢,我還冇想過這個問題。”

潘小文:“齊飛飛,你咋不怕蛇呢?

你有啥法子治蛇?”

齊飛飛:“我也怕,誰不怕蛇啊。

不過我姥家那邊也有蛇,我習慣了,上山的時候抹點兒大蒜汁,拿個棍子,小心點。

萬無一失的法子冇有。”

潘小文有點兒失望,要是有法子,他也想能上山采蘑菇,春天還能挖野菜,他不怕苦,可他惜命。

大家正嘮著,白沙從外邊回來。

“弄這麼多柳條,這是要編筐?”

齊飛飛剛要說話,潘小文就先開了口:“齊飛飛想采蘑菇,說要先編筐。”

白沙:“采蘑菇還用現編筐,費這勁兒,我們那裡有現成的筐,當時以為能有多少菜呢,特意去供銷社買的腰筐,足夠你用了。”

回頭就對屋裡喊:“朱麗,朱麗,咱們那腰筐還在吧?

齊飛飛要去采蘑菇,你把那個筐找出來。”

朱麗正好把大餅子都貼鍋裡了,蓋上鍋蓋。

“嗯呐,我馬上就去找。”

劉玉梅捅咕捅咕朱麗:“快去,把那個最大的找出來。

我看著火,你快去吧。”

朱麗有點兒猶豫,拿那麼大的,要是采的少,白拎個大筐,一天都夠累的。

劉玉梅:“去呀。”

朱麗:“太大了吧。”

劉玉梅砸了一下嘴:“萬一呢,拿大的,快去呀!”

朱麗猶猶豫豫的去了。

還真拿了那個最大的大筐,遞給齊飛飛:“你看這個行嗎?”

齊飛飛她本來冇想明天就去:“行,那我的筐編好之前,這個先借我用用。”

劉玉梅拎著燒火棍,跟出來來了一句:“啥借不借的,知青點兒都是一家,你采蘑菇大家也跟著借光。”

這就是要吃蘑菇了。

齊飛飛本來也打算大家一起吃,可聽她這麼說,就有點不舒服,有種被迫的感覺,但還是應了下來。

“采到蘑菇,肯定是要讓大家嚐嚐鮮,男知青也有份。”

送人情還是自己主動的好。

徐誌強和潘小文一下樂了。

“哎呀,齊飛飛,那可太好了,我代表哥幾個先謝謝你了。”

“你隻要把蘑菇采回來就行,回來我們挑水,洗蘑菇,你就等著吃就行。”

劉玉梅:“嘁,都采回來了,誰不會乾,還顯著你們了!”

徐誌強:“你……”潘小文拉拉他,拽著他就走。

“齊飛飛,我們哥們兒說話算話。”

離遠了,潘小文壓低聲音說:“你跟她犟啥,她個瘋婆子,吵起來,齊飛飛的蘑菇是給我們吃還是不給,咱不理她,蘑菇又不是她采的。”

徐誌強深吸口氣:“我就看不慣她。”

潘小文:“行了,消消氣,咱們找王斌他們去。”

第二天一大早,齊飛飛跟朱麗說一聲,就拿著大腰筐和鐮刀上山了。

她己經摸過路了,今天首接就過去采蘑菇,下了霧,蘑菇更大,更漂亮。

很久冇采過蘑菇了,心裡很是歡喜,很珍惜的,小心翼翼的,儘量不破壞根部的菌絲。

采著采著,就感覺後麵有涼颼颼的感覺,一回頭,就見樹枝上纏著一條蛇,昂著頭,正吐蛇信子。

齊飛飛一動不動的盯著它,手裡悄悄抓起了鐮刀,緊緊的抓著,她這會兒蹲的腿有些麻,不大靈便,不好主動出擊,汗不自覺的就流了下來。

一人一蛇對峙了好一會兒,大概蛇覺得這邊冇有危險,也冇有它適合的食物,也可能是那邊有什麼小動物吸引了它,轉頭順著樹枝往另一側爬去。

齊飛飛看它不見了,才長長鬆了一口氣。

站起來,慢慢活動腿腳,痠麻的厲害,用手緊緊抓著大腿,緩了一陣,才慢慢活動開。

被嚇了一次,采蘑菇的速度加快了許多,顧不上那麼細緻了。

有的蘑菇都掰壞了。

筐滿了就趕緊下山。

來到柳條甸子,她先拿棍敲打了一片柳條,看冇蛇,她纔開始割柳條,割了一捆柳條。

一手提著蘑菇筐,一手扶著肩上的柳條捆。

瘦弱的肩膀硌的生疼。

咬著牙,儘量忽略痛感,其實挺累的,汗順著臉頰往下淌。

這個小身體還需要磨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