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我要下山去修心
  3. 第5章 加入長平門
樹靈 作品

第5章 加入長平門

    

跋涉幾天的花狸,來到了一座繁華喧囂的城鎮,眼前的一切對她而言,新奇而迷人。

街道兩旁,各式各樣的攤位排開,叫賣聲、笑聲交織成一首生活的讚歌,都讓她眼花繚亂,彷彿進入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她那純真無邪的眼神在每一個攤位上流連忘返,最終,一股誘人的香氣牽引著她的腳步,停在了一個熱氣騰騰的包子攤前。

“這是什麼?”

她好奇地問攤主,聲音裡滿是期待。

攤主笑著打開了蒸籠,一股更濃鬱的香味撲麵而來,幾個雪白鬆軟的包子靜靜地躺在蒸籠裡,頂上點綴著幾點翠綠的蔥花,看上去誘人至極。

花狸望著這些包子,不自覺地吞了口口水,眼中閃爍著對這人間煙火的渴望。

“我可以拿東西跟你換嗎?”

她試探性地提出,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獲得這份美味。

攤主溫和地搖了搖頭,解釋道:“小姑娘,這些包子需要用銀錢買。”

花狸的臉上露出不解,顯然對“銀錢”的概念十分陌生。

“什麼是銀錢?”

花狸眼中閃爍著純真的光芒。

攤主雖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還是耐心向她解釋:“你可以通過乾活兒來換取銀錢,比如去酒樓幫忙端菜,這樣的活兒簡單易學。”

被包子的誘惑驅使,花狸滿心歡喜地尋找著酒樓,然而,當她滿心期待地走進一家酒樓詢問時,掌櫃卻告知暫時不需要人手。

她的眼神頓時黯淡,失望之情難以掩飾,緩緩轉身,帶著沉重的步伐離開了酒樓。

這一切,都被角落裡一個看似普通的老頭看在眼裡。

這個老頭麵帶慈祥,實則心思狡猾,專以誘騙無辜女子到煙花之地為生。

花狸的天真無邪與出眾的容貌引起了老頭的興趣。

他悄悄尾隨其後,待花狸離開酒樓時,老頭叫住了她,聲音裡帶著幾分虛假的和藹:“小姑娘,是不是缺錢?

我這兒有個活兒,輕鬆又賺錢,你可有興趣?”

花狸那雙充滿渴望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她點了點頭,對這突如其來的“好心”毫無戒備。

老頭心中暗喜,表麵上卻依舊保持著溫和的笑臉,領著花狸走向一條偏僻的小巷。

小巷裡麵有“羞花閣”的後門,正是老頭每次交易無辜女子的地方。

老頭熟門熟路地在後門輕叩,節奏中帶著某種暗號。

不多時,門吱呀一聲開了,露出一個膀大腰圓的壯漢身影,他與老頭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隨即進去呼喚著老鴇。

不多時,老鴇出來,她穿著華麗卻略顯慵懶,睡眼朦朧中透出精明與算計。

一見老頭身邊的花狸,那張清麗脫俗、帶著幾分倔強與不解的臉龐,老鴇的眼中瞬間亮起了貪婪的光芒,彷彿發現了無價之寶。

她迅速對壯漢點點頭,示意後者將一袋沉甸甸的錢幣遞給老頭,交易達成,老頭滿意地離開,而老鴇則笑臉盈盈將花狸拉進去。

最初的兩天,她被安排在一個裝飾得看似溫馨實則封閉的小房間裡,西壁掛著淡雅的紗幔,一張雕花木床上鋪著柔軟的織錦被褥,桌上擺放著幾樣精緻的吃食和一壺清茶,一切看起來都那麼寧靜而安逸。

花狸初時滿心疑惑,卻也暗自慶幸,以為這人族並冇有像樹爺爺說的那麼險惡。

她那純真無邪的性格使她對周遭的環境並無太多戒備,對於老鴇的和顏悅色,她更是以真心相待。

老鴇用她那熟練的言辭,編織著一個個美好的未來圖景,承諾會給花狸帶來衣食無憂的生活,讓她在這裡成為最受歡迎的焦點,言語間滿是慈愛與關懷,讓涉世未深的花狸感到了一絲溫暖與期待。

花狸的臉上時常掛著淡淡的微笑,對老鴇的每一句話都認真傾聽,她那雙清澈如水的眼睛裡,閃爍著對未知生活的好奇與希望。

她會不自覺地點頭,偶爾還會展露出幾分天真的笑靨。

她品嚐著桌上的食物,輕抿一口茶,享受著這份突如其來的“優待”。

每當夜晚降臨,她會倚在窗邊,望著外麵燈火闌珊的街景,心中默唸著對未來的憧憬,那份純真與堅韌,在這複雜的世界中顯得尤為珍貴。

然而,第三天的夜幕撕破了所有的幻想。

當老鴇將她領入一個昏暗的屋子,映入眼簾的是一幅令人心碎的畫麵:屋內聚集著幾位年紀輕輕、麵容清秀的女子,她們中有的以淚洗麵,悲慼不己;有的則木然呆坐,眼中閃爍著絕望的光芒,彷彿早己接受了宿命的安排。

房間內還站著幾個體型魁梧、麵目猙獰的壯漢,他們的存在如同烏雲蔽日,讓這狹小的空間充滿了壓抑和恐懼。

麵對一個姑孃的哀求,老鴇不僅無動於衷,反而示意壯漢施以懲戒。

一個壯漢揚起手臂,一道清麗的身影如疾風般插入,花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握住了那即將落下的巨掌,她的眼神堅定而冷靜,彷彿不容許任何欺淩在她眼前發生。

“住手。”

花狸的聲音雖輕,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力量,壯漢感到一股不可思議的力量自她的手心傳來,那力道之大,讓他瞬間意識到眼前之人絕非尋常。

然而,為了在同伴麵前保住顏麵,壯漢硬是將挑釁的目光轉向花狸,企圖用暴力來維護自己的尊嚴。

一場突如其來的較量在狹窄的空間內爆發,花狸的身手敏捷,每一招每一式都透露出她修煉多年的成果。

壯漢在她的攻勢下節節敗退,最終被一記利落的過肩摔放倒在地。

混亂之中,其他壯漢見狀紛紛加入戰鬥,姑娘們驚恐萬分,尖叫著西散逃離。

花狸雖強大,但內心始終秉持著善良的原則,她儘力避免傷及這些人的性命,這使得她的行動受到了限製,戰鬥也因此變得異常艱難。

這些壯漢不顧一切地攻擊,花狸在保護他們不受致命傷的同時,漸漸感到體力的消耗。

情急之下,她瞅準一個機會,用力一蹬,撞破窗戶,藉著夜色的掩護,縱身跳出,意欲逃離這是非之地。

老鴇見狀,氣急敗壞地命令壯漢們追捕花狸,於是,一場追逐在街巷中展開。

街上行人眾多,花狸考慮到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隻好壓抑著使用法術的衝動,依靠雙腳在擁擠的街道中穿梭。

那些壯漢似乎不知疲倦,緊追不捨。

花狸的腳步在一條狹長幽暗的巷子儘頭戛然而止,西周的牆壁似乎在逐漸逼近,空氣中瀰漫著緊迫。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隻強有力的手突然從背後拽住了她,同時,一塊溫熱的手帕輕輕捂住了她的嘴,阻止了她即將脫口的驚呼。

一股不同於人族的氣息在她周身環繞,那是屬於同類——另一隻妖的獨特味道,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清新與疏離。

那隻妖似乎意識到了自己的魯莽,動作變得輕柔了許多,他的指尖微動,施展了一道障眼法,使得那些追蹤的壯漢即便近在咫尺,也如盲人摸象般渾然不覺。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首到壯漢們的腳步聲漸行漸遠,那雙捂住她嘴的手終於緩緩鬆開,隨之而來的是一句略帶歉意的低語:“抱歉,我...我隻是想幫你。”

花狸轉過身,藉著昏暗的光線,她能隱約辨認出對方的輪廓,那是一位身形挺拔的男子,氣質中透露著一種超脫世俗的高雅。

男子似乎對自己的突然舉動感到尷尬,臉頰隱約泛起了紅暈,他微微低頭,以示歉意,而那雙深邃的眼眸裡卻藏著溫暖的關切。

花狸報以理解的微笑,輕聲說道:“沒關係的,畢竟你也是好意。”

兩人間的氣氛因此緩和下來,開始了一場簡短而真摯的交流。

花狸坦誠了自己的身份——一名初涉塵世、對人間規則知之甚少的狐妖。

而男子則自報家門,說自己叫鶴長清,提及其所屬的鶴妖家族,一個長久以來生活在人世間,且恰好就盤踞在這個繁華城鎮的鶴妖族群。

得知花狸的處境後,鶴長清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同情與欣賞,他那溫和的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容拒絕的堅定:“我能看出你初來乍到,如果你願意,我可以幫你找份差事,賺些錢自立門戶,同時,也可以教你一些關於人世的生存之道。”

花狸猶豫片刻,最終還是選擇信任眼前這位新朋友,跟隨他去了。

然後,鶴長清向花狸介紹了一個組織‘長平門’言辭間充滿了對這個組織的敬意與熟悉。

“長平門,是一個集妖與人之力,共同維護世間妖族與人族和平相處的特殊組織。

它的創立,源於五大家族的共同願景:兩個妖族家族與三個人族家族攜手,共同守護著這片大地的平衡與和平。”

“鶴妖家族,也就是我所在的家族,努力維護著北方一帶。

而西邊,則是熊家守護著一方安寧。

在東方,人族的明家與良家並肩而立,確保著東域的和平。

至於南方則單獨由人族宋家維持著秩序,人族宋家勢力雄厚,足以單獨守衛南疆,是人族中的佼佼者。”

“長平門的存在,不僅是為了製約那些初入人世、尚未明瞭世間規則的精怪,給予他們必要的指導與幫助,避免他們在懵懂中犯下不可挽回的錯誤,同時也是為了清除那些危害人間、作惡多端的精怪,確保人與妖之間的和諧共處。”

“為了維持這份脆弱的平衡,長平門特彆為妖族製定了幾項鐵律:首先,無論身處何處,必須遵循所在地的法則,尤其是置身人族社會時,必須嚴守人族的規矩。

其次,絕對禁止在普通人麵前隨意顯露法力,以免引發不必要的恐慌和誤解。

再者,任何主動傷害人族的行為都是嚴格禁止的。

最後,也是最為關鍵的一點,關於真實身份的保密,除非必要,不應輕易向人族揭露我們的真身,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隔閡與對立。”

花狸的眼中閃爍著好奇與探求的光芒,她輕聲問道,聲音裡充滿了對這個世界的好奇與對未知的渴望:“長清,你們鶴妖一族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這裡的人族知道你們的存在嗎?”

她微微前傾,顯得格外專注,彷彿這個問題對她來說,是解開這個神秘世界的一把鑰匙。

鶴長清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那笑容裡包含著歲月的沉澱與家族的自豪。

他輕輕拍了拍身邊的凳子,示意花狸坐下,自己也順勢靠在一旁。

“嗯,隨著時間的推移,被髮現是在所難免的。

剛開始,家族的確小心翼翼地隱藏著自己的身份,生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但其實,人族與妖族之間的距離,有時比種族之間的差異更能跨越。”

他抬頭望向遠處,那眼神似乎穿透了時間的長河,回到了家族與人族初次接觸的日子。

“慢慢地,家族通過幫助這裡人族解決一些難題,比如消除自然災害,或是治癒一些頑疾,贏得了他們的信任與尊敬。

我們的家族成員也學會了更多人族的習俗與文化,甚至與他們通婚,建立起血濃於水的聯絡。”

說到這裡,鶴長清的語氣中流露出一絲溫情,他轉頭看向花狸,眼中閃爍著溫柔的光芒“如今,我們的家族與這裡的人族之間,早己不隻是簡單的鄰裡關係,而是如同親人一般,彼此扶持,共同生活。

這種深厚的情感,是時間與共患難所鑄就的,超越了種族的界限。”

鶴長清的話語彷彿在花狸的心中種下了一顆種子,讓她開始重新審視自己作為妖族在人間的角色與責任,同時也對長平門這樣一個包容並蓄、維護和平的組織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與敬意。

之後的日子,在鶴長清的精心指導下,花狸的日子逐漸充實而有序。

他不僅傳授她關於人世間的種種法則與生存智慧,還親自帶領她瞭解長平門的運作體係,一步步地,她融入了這個維護世間平衡的組織,並最終成為了一名巡察使。

職責是巡查各地,及時發現並處理需要幫助的妖族,或是那些危害人間的惡妖,將其蹤跡記錄並上報給各城鎮的長平門分部。

這份工作對她來說,既是挑戰也是實現自我價值的途徑,她發現自己在執行任務時,既能運用自己的能力幫助他人,又能在一次次的曆練中不斷成長,這讓她感到無比的滿足和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