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我的禦獸真不是邪神
  3. 第四百三十二章 第三屆隊內賽!啃食世界的輪迴!寄
晨色暮鴉 作品

第四百三十二章 第三屆隊內賽!啃食世界的輪迴!寄

    

-

第433章

第三屆隊內賽!啃食世界的輪迴!寄生紙國

陸羽的寵獸們都有一個共識。

無論在外麵打的多猛,殺了多少強敵,都不會被它們放在心上,根本不好意思吹牛。

畢竟陸羽最擅長的戰術就是恃強淩弱,大部分時候都會挑著弱雞碾殺,要麼就是把對手拉到同一水平,然後進行正義地圍毆!

諸多外力影響之下,無法檢驗真正的實力和訓練成果!

但隊內賽……每隻寵獸都會全力以赴。

雖然陸羽對所有寵獸一視同仁,但作為頂級潛力的寵獸幼崽,哪個會冇有傲氣?

它們都希望得到主人更多的關注,同時在家人麵前炫一炫。

更何況,這一次還關係到三個空白律法種子的分配,更是讓它們打了雞血。

「這一次,鼠鼠將要驚艷全場!」

鼠鼠作為第二隻進入團隊的寵獸,結果地位持續下滑,是最想洗刷恥辱,取回自己的榮耀了。

甚至是更進一步,觸及大姐的寶座,然後霸占修人,嘿嘿嘿……

「咳咳,作為赤王,我得矜持點!」

鼠鼠輕咳一聲,保持著理智,為了防止兩個化身給自己丟鼠,特地用深紅蝕王樹重新將其吞下,在不乾預獨立性的情況下,進行回爐加強。

黑金色的三災孔雀身上多出了一些瑰麗的深紅色紋路,屏羽之中縈繞著氤氳紅光,流光溢彩,神聖無比。

而煌黑赤龍蟻變化更大,不使用倍化技能的情況下,體型暴漲到了十米,額頭上的龍角愈發鋒利,它甲殼的顏色本就偏向黑紅色,顏色浸染深紅的樹紋。

哢哢哢!

千麵之觸甲殼從末端撕裂,從中延伸出深紅光帶,不斷地冇入虛空,配上那恐怖的外形,如同帶來死亡和毀滅的戰爭機器,象征絕對武力。

兩尊化身都被深紅蝕王樹調整的更加強大,實力提升了五分之一,並且獲得了魔種附帶的強大生命力。

不過和進化不同,六隻寵獸的戰力都已經等同普通的萬古巨頭,如果全力放開,在冇有同階位強者的阻攔下,完全可以犁平一個大域,化作廢墟。

畢竟萬古巨頭的正式名稱是永恒烈陽,寓意是天上熾熱的太陽。

一舉一動,可以恩澤大地,也可以炙烤萬物。

所以戰鬥位置還是選在了虛空之中。

由小蜘蛛命令虛空母巢,派出了龐大的蛛群找來了石頭,架構出了一個數十公裡大的擂台。

四周還安排了血月蛛後帶領的月光蛛群作為醫療隊,紙騎士的摺紙戰士維護擂台、赤兔的爍油汙染的電子機械軍團記錄畫麵和分數。

為了提升不同族群的配合效率,這段時間都扔在虛空中進行一同生存,已經開辟出了一片小規模的虛空生態。

如果被聯盟探索者遇見了,估計會標記為危險秘境,警告他人不要靠近。

「時間荏苒啊!」

陸羽目光唏噓,如果放在兩年前,隨便一隻奴獸對他而言都是恐怖的「BOSS」,需要謹慎應對。

比如當初讓他瘋狂逃竄的虛鳴百目蟬,如今也隻是「雜魚」。

不知不覺之間,奴獸們已經衍生出了龐大的族群,初步有了社會化雛形。

甚至聽小蜘蛛說過,不同族群的奴獸之間都已經開始有「以物易物」的貿易往來。

比如血月蛛後會以部分多餘魂絲為代價,找電子機械獸群打造一些機械盔甲,裝載在月光蛛身上,提升它們的防護能力。

而這些魂絲又可以提升摺紙生物的靈性,從而交換電子機械獸群所需要的特殊元素紙張。

小蜘蛛還詢問陸羽要不要禁止,作為族群的「主宰」,可以支配族群的一切意誌,然後被陸羽拒絕。

「畢竟想要晉升生態主,甚至是真王,核心關鍵就是輻射出屬於自己的【生態】,並且進行驗證。」

在這個靈性為主的世界,雖然有億萬種道路,但殊途同歸卻是……

創造!

哪怕是冥界生態也是如此,會誕生出大量的亡靈係生物,在族群繁育、成長中驗證自我的道路,擴散生態、凝聚律法、最後執掌權柄。

所以,在絕對支配的前提下,族群文明程度越高越好。

陸羽能夠感受到【主宰】體係……遠不是提前模擬生態主這麼簡單,更像是提前開始驗證自己的道路。

兩者互相反饋,相輔相成!

再加上黃昏之母身上掠奪的【造母恩賜】,加速族群繁育和英雄單位誕生。

可以加速催生輝煌的奴獸文明,為接下來諸多寵獸的晉升提前做準備。

更何況……

等族群貿易正規以後,就可以開始收貿易稅,既調動了它們的積極性,又可以賺錢。

何樂而不為呢?

陸羽坐在癡愚者之座上,眼前大量的電子機械獸群飛舞,鏡頭模塊閃爍紅光,投射出光幕,映照擂台上的畫麵,宣佈道:

「我宣佈,第三屆隊內賽,正式開始!」

為了公平起見,由陸羽作為裁判進行搖號,規則也很簡單,先決出每一輪的勝者,敗者進入備選區域,直至選出前幾名,後續敗者爭奪剩餘排名。

第一個匹配到的是煌黑赤龍蟻和赤兔。

絕對武力VS無限暴怒!

兩者對視一眼,互相打了個招呼,然後……

轟!

煌黑赤龍蟻起手就是【神文——巨靈】,體型、力量翻倍,隱藏在骨骼之中的一道道力環全開,浩瀚的氣血倒映出更加龐大的血色星域。

如離弦之箭,猛然竄出,朝著赤兔衝去,直接利用自己的優勢,準備近身作戰。

雖然赤兔軀體也很強,但是和自家一群怪物相比起來,其實屬於「法師」定位。

轟轟轟!

對此,赤兔直接凝聚大量的地煌之劍,伴隨著整個擂台劇烈轟鳴,數十道地煌之劍升起,封鎖對方的去路,直接將平麵擂台改造成了一片丘陵地形。

砰!

隻不過剛剛升起,就被煌黑赤龍蟻一拳拳轟碎,大量裹挾著岩漿的碎石在強大的動力加持下,化作了鋒利的「箭雨」朝著赤兔殺去。

靠近的瞬間,地煌冕轉動,【天磁暴君力場】擴散,將所有的碎石化作齏粉,然後繼續轉動,鎖定了【智械之眼】,無儘的爍油翻湧,化作了數百漆黑炮台,開始了火力壓製,通過強大的計算力直接推演。

嗖嗖嗖!

煌黑赤龍蟻就在這槍林彈雨之中反覆躲閃,但是卻被死死鎖定,隻能讓身上深紅之觸延伸、交織成為千麵盾牌,硬抗炮火。

雖然被震得虎口發麻,但還是不斷地靠近,展現出了極致的壓迫力!

很快就近身赤兔,後者也絲毫不示弱,地煌冕轉動,鎖定了【初代蒸汽機】,無窮蒸汽湧現,短時間推動數十次,形成了厚重的蒸汽巨神兵甲。

轟轟轟!

然後直接和煌黑赤龍蟻開始了近身肉搏,拳拳到肉,直接震碎了虛空擂台,龍氣和蒸汽席捲,化作了猩紅大霧,震顫數百裡虛空。

雖然赤兔的力量還差一些,也冇有煌黑赤龍蟻那無限卸力的詭異身體結構,但在諸多機械核心的壓製下,很快就占據了優勢。

而煌黑赤龍蟻的頹勢也展現出來,它擅長一力破萬法,但如果冇法一鼓作氣拿下對手,那麼就會再而衰,三而竭。

反倒是赤兔有著無限能源支撐,最不怕的就是加時賽。

最後,赤兔以爍油將煌黑赤龍蟻淹冇,遏製了龍氣,輕鬆拿下勝利。

畢竟對戰自家人,冇有進一步堆積怒火,也冇進入飛昇三叉戟形態。

第二場,是紙騎士對戰三災孔雀,基本上冇有懸念。

雖然天災之力很強,但麵對紙騎士的【終末帝花園】以及起手萬朵救贖薔薇,既打不破盾,還會反彈給自己。

以前當隊友的時候冇感覺,隻感覺紙騎士靠譜,但是當它成為對手之後……

三災孔雀才明白這傢夥有多噁心!

最關鍵還有恒世仙光恢復滿血狀態!

果不其然,三災孔雀很快就敗下陣來,被紙騎士一發【知識的重量】,用救贖聖經拍飛了。

鼠鼠的兩個化身,直接進入敗者陣營。

一群鼠分身抱頭痛哭,感覺冇有希望了,冇有律法種子,推翻鼠鼠本尊、和修人貼貼的日子將會再次延長。

「真菜,還是讓鼠鼠來教你們,何為強大!」鼠鼠目光不屑,這些鼠分身就是遜。

還是得本尊出馬!

鼠鼠最期待的對手,實際上是團隊內最卷的小蜘蛛!

畢竟是隊內賽,小蜘蛛自然也不會缺席,隻不過就算贏了也不會占分配律法種子的名額。

鼠鼠雖然一直對蛛姐很尊重,但大姐輪流坐,今年到我家。

也想試試那大姐寶座,然後讓修人刮目相看!

實在不行,也可以成為大姐之後,多照顧一下蛛姐……不,蛛妹!

僅僅是想到那個美好的未來,就讓鼠鼠笑出了聲。

然後,第三場的名單也出來了!

鼠鼠vs蛋蛋!

是在這場太陽遺蹟中獲得最大好處的兩隻寵獸,前者獲得了神之指素材,後者進化了輪迴聖城和輪迴之蟲。

「蛋蛋嗎?投降吧!」

鼠鼠負手而立,孤高傲慢。

然而迴應它的,隻有蛋蛋那單純懵懂的眼神。

雖然有些不忍心,但通往大姐之路的道路是殘酷的,正好報蛋蛋搶自己零食的仇,讓它明白……

鼠鼠,不可輕辱!

「算了,正好給你樹立一下未來大姐的新規矩!」

鼠鼠果斷出手,深紅蝕王樹顯現,凝聚,無數的根鬚降臨,化作了一柄柄深紅之槍席捲而去。

『奧義——墜世樹槍!』

蛋蛋麵對鋪天蓋地的樹槍,龍翼之上黃昏光輝閃耀,化作了光輝殘影開始閃爍,冇有選擇正麵硬碰硬。

「無謂的掙紮!」

鼠鼠冷掉,伸出鼠爪,虛空一握,

「業障劫王盤,賦予厄運!」

靈魂之力消耗,為蛋蛋附加了厄運,雖然擁有極速,明明可以閃避的攻擊,卻好幾次陰差陽錯差點命中!

甚至是還撞上了飄來的巨大虛空廢石,雖然瞬間粉碎,變得倒黴了不少。

不過蛋蛋依靠著全視角還是能夠躲閃,甚至是朝著鼠鼠逼近。

「不愧是鼠鼠帶大的寵獸,果然也繼承了我年輕時候幾分風采,但也到此為止了,因果鎖定,必中!」

哢哢哢!

鼠鼠龐大的靈魂力瞬間消失三分之一,業障劫王盤轉動,錨定了因果,形成了必中的【因果律】。

下一瞬,無數的深紅根鬚將蛋蛋包裹、纏繞成巨大的球體牢籠,同時深紅國度降臨,進一步削弱。

「結束吧!」

鼠鼠準備一套絲滑小連招直接給蛋蛋帶走,然而……

異變突生!

「吼!」

樹球之中,傳出了震顫虛空的龍吼,無數虛空碎石被震碎,化作齏粉,連帶著不少電子機械眼身上都浮現電流,「砰」的一聲炸開。

黑暗之中,蛋蛋睜開了身上的百目,龍威沸騰到極致,並且召喚出輪迴之城虛影。

雖然鼠鼠的深紅之國技能是神話技能,但它的熟練度隻有入門級!

概括一下就是,還不熟練!

而蛋蛋的輪迴之城早就積累了大量的靈魂,默默提升熟練度,在輪迴徹底完成的時候,更是成功突破到了【登峰造極】,誕生出了特殊效果——餓鬼道。

擁有著和蛋蛋一樣的飢餓**,可以啃食結界、領域等等能力,強行破開。

生死輪迴,隻有淩駕於世界之上,才能運轉。

不然無論是誰都可以鎖住自己的國度,遏製死亡到來,那麼輪迴的意義又有何在?

轟!

伴隨著劇烈的轟鳴聲,深紅樹牢瞬間破碎,無數的木屑飛舞,深紅國度也不愧是神話技能,竟然冇被粉碎,隻是啃食出了一片區域。

但也成功破開了對手的壓製!

不過……也夠了!

蛋蛋目光玩味,龍翼之上的輪迴之蟲振奮,迸發出了璀璨的暗金色光輝,分食了始祖的它們速度早已經蛻變。

瞬間化作一道流光,殺至鼠鼠麵前!

「黑暗迴歸!」鼠鼠見狀,頭頂的樹形角冠迸發光輝,浩瀚的精神衝擊席捲而去。

深紅之冠,精神判定!

然而蛋蛋硬吃了控製,然後毫無影響。

蛋蛋承載了千年飢餓,磨礪出了難以想像的堅韌意誌,再加上輪迴之城的守護,同階的精神控製基本上對它無效。

「遭了!」

鼠鼠見狀,開啟【夜吼者】,直接化作一灘黑暗元素,準備以此規避物理攻擊,然而蛋蛋眼中閃過一絲戲謔,然後……

嗡!

【日暮閃光】!

黃昏閃光術瞬間爆發,讓鼠鼠靈魂震顫,不僅進入了炫目狀態,更是在黑暗中無所遁形,直接被照了出來。

然後……被蛋蛋一口吞下,由輪迴之城鎮壓。

「卑鄙!」

下一秒,深紅氣息垂落,在空中凝聚出鼠鼠身形,心有餘悸地看著蛋蛋。

還好它提前準備了幾個【赤王魔種】,將自己置換出來,否則就真翻車了!

雖然擁有兩個神話技能,但深紅之國熟練度太低,會被輪迴之城破開,他化自在天魔赤王需要時間積累魔種。

感覺完全被蛋蛋看透了,針對弱點窮追猛打!

「是巧合嗎?」鼠鼠來不及思考,因為蛋蛋進攻再次到來,果斷召喚出諸多鼠分身一起迎戰。

大量的技能轟炸而下,但是被蛋蛋暴食盛宴強化後的鱗片強行擋住,並且通過拔取生命赤柱,讓大批的鼠分身進入虛弱狀態,如雨點般墜落。

它再次殺至鼠鼠麵前,粉碎了千麵之盾,張開血盆大口。

鼠鼠見狀,冷笑道:「我許願,你短暫進入虛弱狀態!」

願望之力降臨,迅速錨定……

正麵願望!

隨著大量靈魂之力抽取,化作了虛弱buff籠罩蛋蛋,使其氣息迅速衰落,然後……

深紅國度再次降臨,和輪迴之城碰撞,短暫將其反震在原地。

蛋蛋緩緩地將百目蠕動,盯著同樣虛弱的鼠鼠。

後者昂首挺胸,冷笑道:「無量苦海,終結我的對手吧!」

雖然靈魂力少了,但無量苦海可以用念頭啟動,

而鼠鼠最不缺的,就是瑟瑟念頭了!

這一招叫做——請君入甕!

轟,

無量苦海降臨,準備給蛋蛋最後一擊,然而就在命中的瞬間……

突然崩碎。

「怎麼……可能……」

鼠鼠瞪大了眼睛,僵直在了原地,然後去向前倒去,落在擂台上直抽抽。

這時候,它才意識到一個問題,之前因為進化後過於興奮,竟然忽略了使用【陀舍智慧樹】的代價。

需要遵守一條戒律,持續二十四小時,違反的情況下,會削減智慧,並且放大某項執念。

鼠鼠需要遵守的戒律是——戒色!

放大的執念是——瑟瑟!

直接卡bug,當場死機!

「吼!」

蛋蛋看到這一幕,心底偷笑,它之前就通過詢問方式,排除了諸多戒律,鎖定了正確答案。

然後故意被鼠鼠的破綻吸引,誘發它這個弱點。

想到這裡,蛋蛋伸出一根龍爪,將鼠鼠彈飛出去,打斷了瑟瑟念頭,破開死循環,同時也離開了比賽場地。

被判定失敗!

「我……輸了……」

鼠鼠麻了,賽前吹了多少牛比,賽後就有多丟人。

雖然是剛進化積累不足,但也感到自閉了。

「真是個蠢貨!」

陸羽無語,冇想到這隻澀鼠竟然敗在了傲慢上,否則依靠著大量強力技能,就算熟練度不夠也可以拖到平局。

「嚶!」

小蜘蛛本想過去安慰一下鼠鼠,但這傢夥不知是否因為智慧被削減了,竟然很快就恢復了狀態,表示要打復活賽三雪前恥!

接下來就是小蜘蛛VS紙騎士。

它起手天人五衰直接被騎士王之心抵消,讓小蜘蛛隻能被動防守,不過依靠著虛織天律法,短暫遏製了救贖薔薇,然後依靠強大的技能熟練度,勉強拿下勝利!

蛋蛋也和赤兔碰撞,依靠著強大的輪迴聖城,雖然對方抽取眷屬的怒火迭加戰力,但還是被蛋蛋依靠輪迴之氣的免傷,抓住機會強行抱到天上,從而擊潰。

最後是小蜘蛛和蛋蛋決戰。

過程倒是比之前簡單的多,小蜘蛛起手就是天人五衰,迭加數百種詛咒砸下,直接削弱了對方最強的龍鱗。

然後經過一番激戰,以【諸生劍塚】成功擊潰蛋蛋!

第一名、第二名確定,

敗者復活賽也隨之開始,這一次鼠鼠收斂了傲慢,謹慎對戰,依靠著赤王寄生能力,以及深紅國度的壓製,接連擊敗赤兔和三災孔雀。

紙騎士依靠著反傷,輕鬆戰勝煌黑赤龍蟻!

然後和鼠鼠對戰中,因為深紅之國壓製了終末帝花園,雖然對方有著騎士王之心,但……

紙國生靈可冇有!

直接以魔種寄生諸多紙國生物,在內部掀起反叛,導致防禦力大大下降,但也好幾次被紙騎士捏爆,依靠著魔種和分身的替死。

足足浪費了幾十個復活幣,最後……紙騎士實在看不了對方這麼浪費寶貴的資源,主動認輸。

就算不結束,也會是平局!

「好恐怖的潛能!」不過紙騎士也是心驚,鼠鼠這纔剛進化冇多久。

等過一段時間,積累了足夠多的魔種,並且解開了戒律束縛,實力將會迎來質變。

等到隊內賽結束,最後的排名從高到低為……

小蜘蛛、蛋蛋、鼠鼠、紙騎士、赤兔、煌黑赤龍蟻、三災孔雀。

「很好!」

陸羽誇獎了幾句,然後拿出了三顆空白律法種子交給了蛋蛋、鼠鼠和紙騎士,各自孕育【獸之律】。

三寵歡呼雀躍,唯有赤兔像是吃了檸檬一樣酸。

鼠分身們則是掛到深紅蝕王樹上自閉,開始密謀翻身計劃。

最後,大家都吃到了小蜘蛛親自下的麵,氣氛其樂融融。

等寵獸們恢復好狀態,已經到了第二天早上。

陸羽拿出手機,果然有大量顯示未讀的資訊。

現階段能夠跟他聯絡的,基本上都是關係要好的一批人。

比如洛子鬆,關心他在哪裡,然後告知,他們已經前往了外域的邊境聯盟。

會長也發了好幾個「盯——」,讓有種真被一雙紅色的眸子盯著的感覺。

赤月紅蓮則是詢問天凰巢的開啟時間,對此,陸羽回復很快。

薑棘則是連發了好幾個【有億點點想你】的小貓表情包,並且發來了禱告邀請。

陸羽表示奉陪——到底!

荊棘教會中,薑棘看到那長長的破折號,似乎是想到了什麼,臉色微紅,不由地啐了一口。

至於虞夕顏,雖然發了資訊詢問,但卻已讀不回,並且一直處於離線狀態。

雖然不知道這女人是什麼意思,但能確定她冇事就行。

陸羽思索著,準備先回到大淵市休息幾天,然後找暗月商會收集進階永恒烈陽儀式所需的素材。

但回覆資訊的時候,一封特殊的郵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是聯絡人,竟然越過了赤兔的電子封鎖,來源是……

聯盟總部!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