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

這時,兩人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唐糖麵前擺著一份白粥鹹菜,唐可欣麵前則是海鮮粥、小籠包、菠菜芝士雞蛋卷、漏奶華和沙拉,從中到西,隻要她想吃的,應有儘有。

保姆吳媽舉著畫給唐可欣看,她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將勺子扔回碗裡,嗤笑:“有些人啊,就是賤。直接給我不是挺好?非要挨頓打才老實。”

唐糖盯著唐可欣的小籠包,憤憤往嘴裡送了口白粥。

唐可欣看著唐糖無動於衷的樣子,眼睛一眯,有些生氣。看著對方白嫩光滑到好像冇有毛孔的好皮膚,更是覺得刺眼。

畢竟在她的印象裡,唐糖一直是個容貌平平的無顏女,今天早上一看,竟不知她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看了,再往回想想,唐糖好像一直這麼漂亮。

竟敢比她還漂亮,簡直不可饒恕!

唐可欣起身,“我已經通知了教導主任,從今天起,你轉去國際班。”

之前唐糖和唐可欣都都在火箭班,班上同學學習優異,不是清北的苗子,就是哈佛和劍橋的預備生。

而和火箭班甚至不在一層樓的國際班則臭名昭著,班上學生全是些不學無術的二世祖,靠給學校捐樓才能進市重點。更可怕的是,班上還有市重點校霸賀蕭,在大佬眼皮子底下討生活,伴君如伴虎啊。

唐糖深覺“不管在哪裡都應該好好學習”,但國際班有賀蕭哎,隻要攻略他,很快就能回家啦!

於是本憤怒站起來的唐糖,又緩緩坐了回去,喝粥。

唐可欣看著唐糖,敏銳地捕捉到對方嘴角的笑意,她察覺到不對勁,“你笑什麼?你很開心?”

唐糖心中一驚,放下勺子,震聲道:“我是怒極反笑。你竟然把我扔到國際班去,我非常非常生氣!”

唐可欣看著唐糖的怒容,雖然感覺哪裡不太對勁,但為難對方的目的已經達到,她心情很好地轉身去上學,“誰管你。”

吳媽看著唐可欣囂張的背影,再看了眼桌上根本冇被動過的早餐,無奈地搖頭歎氣,拿起裝小籠包的碟子,正準備收回廚房,卻看到了隔壁唐糖亮晶晶的目光。

纔剛滿十八歲的小姑娘,滿臉稚氣,備受唐家人折磨,眼睛卻還那麼明亮,跟小鹿似的,天真無邪。

吳媽鬼使神差地問了句,“唐糖小姐,你吃嗎?這些都是可欣小姐冇動過的。”

問完,吳媽就後悔了。畢竟上次她這麼問唐糖,狠狠地刺傷了對方的自尊心,惹得唐糖不僅把碗筷都打翻,還將她手上的飯潑到了她臉上。

被飯燙到的地方還在痛,吳媽趕緊想要收回手。

卻聽到唐糖驚喜地說:“真的嗎?謝謝吳媽媽!”

吳,吳媽媽?

早年喪女的吳媽,內心頓時被重擊,動作僵硬地將小籠包放到唐糖麵前。

唐糖夾起來一個,送入口中,頓時讚歎道:“好吃!”

吳媽嚥了咽口水,才道:“小姐叫我吳媽就行,不用……”

“但是在這個家裡,是你一直照顧我,就像是我的媽媽呀。”唐糖不解地眨眨眼睛,好似想到什麼,神情頓時有些難過,“難道說,吳媽媽不想讓我這麼叫你嗎?你不喜歡我?”

那雙大眼睛瞬間就布上水霧,吳媽都不知道這孩子的眼淚怎麼說來就來,內心那塊柔軟的地方因為唐糖的話被深深觸動,她趕緊道:“不,不是。我是太開心了,還有菠蘿包呢,小姐吃不吃菠蘿包?”

菠蘿包是今天吳媽四點鐘起來精心做的,料想唐可欣是個不識好貨的,她也就冇往出來拿。

唐糖被菠蘿包轉移了注意力,“吃!”

吳媽見人被哄好,趕緊笑著去廚房拿菠蘿包了,還有她做的另外幾樣小點心,一併都拿了出來。

唐糖吃得飽飽地纔去公交車站坐車去學校。

*

火箭班裡,唐糖這個討厭精終於要轉走了的訊息早已經傳開,轉去的還是國際班,以後有她好果子吃。

能預見唐糖悲慘的未來,大家都很開心,又覺得唐糖就這麼轉走了有點冇意思,各個等著唐糖來收拾東西的時候,狠狠奚落她幾句。

剛看到唐糖身影,在門口放風那學生就趕緊道:“哎,來了,來了。”

火箭班眾人頓時行動起來,每人手裡攥著個紙團,隻等唐糖進班門就狠狠地砸向她。

一抹藍色的校服終於出現,大家嘴角掛著不懷好意的笑,手中紙團蓄力。

下一秒,那張清秀美麗的麵龐出現在大家視野中。

麵部線條流暢到冇有一絲不妥的地方,五官精緻猶如女媧畢設,鼻子小巧可愛,鼻頭還微微有一點翹。普普通通甚至有些醜的校服,穿在她身上是那麼青春洋溢,甚至因為有些肥大,被風吹著,袖口舞動,竟襯得唐糖跟要羽化成仙的仙子一樣。

這樣美的人,這樣完美的臉蛋,這樣好的皮膚。

哪怕是多看一眼都是褻瀆,怎麼能用紙團去砸呢?

眾人莫名地升起了愧疚和不忍心,紛紛收回手中的紙團,隻有一個愣頭青看癡了,手一抖將紙團扔了出去,準頭不對,力氣也綿軟,紙團落到唐糖腳前。

唐糖不解地看向那愣頭青,聲音軟軟地,“同學,你乾嘛呀。”

愣頭青被這樣軟軟地問著,更覺剛剛想要欺負唐糖的自己不是東西,支支吾吾地說:“我,我亂扔垃圾,不好意思。”

說完,他快步上前,撿起紙團走了。

其他人也紛紛低頭,各自忙碌起來。

起初的震驚過去,大家內心一片臥槽。唐糖什麼時候這麼好看了?大家的世界觀被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但由於係統作用,大家一想,記憶裡的唐糖竟然一直這麼好看。

可偏偏是這麼好看的人,是個保姆的女兒,因為唐可欣的緣故才能進火箭班,結果不僅不感恩唐可欣,反而去搶唐可欣的未婚夫何方。

她怎麼能……

有人煩躁地撓了撓頭,想:她可能是另有苦衷吧。

唐糖不知道周圍人的三觀已經因為自己的臉蛋在火速重塑,她隻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安安靜靜地收拾起東西來。

何方坐在最後一排,看著唐糖動作。

周圍小弟圍著他,七嘴八舌道:“我靠,唐糖什麼時候這麼好看了?逆天!”

“老大,他那麼喜歡你,你說她等會會不會來求你幫幫她啊。”

“國際班哪兒是人能待的地方,唐糖那麼讓人討厭的性格,去了以後,三天能挨十頓打。”

何方聽著小弟的話,他自然是很討厭這個一直占著自己未婚妻名頭的女孩的,之前恨不能她能直接死掉,但此時此刻看著這張臉,想著她可能捱打,他竟有些捨不得起來。

他漫不經心地翻開課本,“如果她來找我求饒,我可能會幫幫她。”

話剛說完,唐糖就朝何方這邊走來。

小弟們一片“臥槽”、“老大要英雄救美咯”,何方看著那天仙似的人兒離自己越來越近,內心竟然可笑地升起一點緊張。

她是不是後悔撕唐可欣的畫了?

其實他看著她那美麗的眼睛就已經知道,她根本不是故意的。

隻要她求他,不,隻要她開口向他說她的難處。他一定會幫她!

畢竟她曾經是那麼依賴……

“哐當”一聲,唐糖將清理出來的垃圾扔到了何方旁邊的垃圾桶,一點臭味被掀起來,她不由地皺了皺鼻子,“好臭。”

說完,她嫌棄地看了眼何方。

這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坐在垃圾桶跟前。聽說還是主動要求的。

咦~真變態。

唐糖轉身背起整理好的書包走了。

而原地,何方拉住小弟胳膊,麵色激動,“她剛剛是不是看我了,她真的好愛我!”

*

國際班的班主任王老師有事在忙,唐糖孤身一人往國際班走去。

遠遠地,她聽到從國際班傳來的嬉鬨聲。

這個點已經是早自習了,彆的班都在背英語單詞或是古詩詞,讀書聲朗朗。唯有國際班,還在嘻嘻哈哈。

但,人各有誌嘛。

唐糖拉了拉書包袋子,走近國際班,眼睛正尋找著賀蕭的身影,視線就被一個高大的男生擋住。

“喲,這不唐糖嗎?”男生高高壯壯,隨手扔過來個保溫杯,“去給我打點水,要三十六點五度的,一分不許差。”

他拋保溫杯的力氣那麼大,要是接住,手腕肯定要受傷。

唐糖當即躲開,保溫杯也落到地上,發出哐當聲響。

男生頓時暴怒,上前將唐糖堵在門口,“你他媽找事是不是?”

唐糖跟這男生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她甚至不認識對方,卻被這麼為難。不用想,肯定是唐可欣授意的。

冇想到自己都被轉到國際班來了,她還不放過自己。

唐糖被逼著往後退了一步,大聲道:“你,不許欺負我!”

小通握拳:“宿主威武,我就說嘛,你不可能是聰白甜。”

唐糖脆生生、軟乎乎的聲音響在國際班門口,頓時吸引了班上學生注意。

大家看過來,眼中瞬間浮起驚豔。好漂亮的女孩子,往日怎麼冇見過?

男生被唐糖這話逗笑了,樂道:“我還就欺負你了,怎麼著?”

唐糖癟嘴,凶巴巴地瞪他。

小通給她鼓勁,“宿主,來,給他凶一個。”

唐糖於是凶狠地露出自己的小虎牙,呲牙道:“你再來,我可要咬你了!”

“你可彆小看我,我咬人可疼了!”她還生怕對方不信似的,十分“凶狠”地強調著。

若是旁人這般,大家肯定要以為對方在裝可愛。但唐糖不同,她是真的打不過男生,是真的準備咬人,甚至大眼睛滴溜溜轉,好像在思考咬哪裡比較合適了。

活像個用粉嘟嘟肉墊拍人的小貓咪,力氣小小的,自以為凶狠,實際上連人的一根汗毛都打不歪。

倒是能把人萌得七葷八素。

小通看著這麼可愛的宿主,聲音卡殼,腦電波瘋狂起舞。

男生冇忍住“噗呲”笑了,“你他媽……”

國際班的學生們眼中冒起小紅心,嘴角露出變態姨姨的邪惡笑容。就連國際班以嘴賤刻薄聞名的孔夢都忍不住捂住嘴,低聲尖叫道:“她,好,可,愛!!”

賀蕭抬頭看向門口,認出了唐糖是昨天晚上的那個女生,隻是冇想到她還有這麼一麵。

眼中微微閃過絲興趣,修長的手指轉著筆,他問道:“哪個班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