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讓你當收屍人你直接解刨了前女友
  3. 第六百三十章 雞哥哥,執念難消除
薑寧白小雨 作品

第六百三十章 雞哥哥,執念難消除

    

-

大公雞帶我來的這個位置。

正是我當初用雞釣是水鬼,討福氣的位置。

當時我命太薄,想要活命就得討福氣。

師父就讓我來這裡,送水鬼,借陰壽。

當時我怕釣水鬼時,水鬼把我給拽到湖裡。

我就把繩子一頭,拴在了岸邊的一根樹杈上。

現在這大公雞,就是在那根樹杈的位置撲騰。還時不時的看向湖麵……

它這意思,顯然在提醒我,當初用大黃雞釣水鬼的事兒。

可它提醒我這個乾嘛呢?

大家這會兒麵麵相覷後,然後就聽毛敬對我開口道:

“薑寧,我感覺它在提醒你,要做什麼?”

“對啊?它一直對著那棵樹撲騰,還時不時的看著湖水?

這樹和湖,有什麼必然聯絡嗎?

難道是要我們下湖捉水鬼?”

“這湖裡的鬼,不是養水用的嗎?乾嘛要去捉啊?”

張宇晨和潘玲,也附和了一句。

我雖然看出大公雞的意思,可它想要乾嘛,或者說它想讓我做什麼。

我一時間,還冇猜透……

但肯定的,與上次用黃雞釣水鬼有極大關係。

於是,我便把我想到的說了出來,也讓大家幫我猜測一下。

大公雞要讓我乾嘛:

“當初我命薄,身上長出了屍陰斑。

師父就讓我來這裡,用黃雞替命,送過幾隻水鬼上岸托生。

積攢一些陰德,借一些陰壽活命。

而拉水鬼用的繩子,一頭就拴在了這根樹杈上。”

我話音剛落,那撲騰的大公雞,就對著我“咯咯咯”的叫。

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師父更是點了一根菸,微皺眉頭,若有所思。

與此同時,平靜的湖岸邊,突然之間蕩起了很小的水花。

“嘩嘩”兩聲。

聲音不大,卻吸引了我們的注意力。

扭頭看去,發現湖麵有些漣漪。

距離我們不遠處的湖水中,這會兒更是冒著五顆死人頭。

濕漉漉的,整整齊齊的排在一排。

不動,也不說話。

這會兒就用著灰洞洞的眼睛看著我們,陰森森的……

這是湖裡,用來養水的五隻普通水鬼。

可我們,已經不是什麼菜鳥。

現在看著這些,內心基本麻木,甚至冇多少波瀾。

但唯一勾起我好奇的是,我發現湖邊,還有一道小白影。

影子很虛幻,這會兒站在湖邊晃動。

很模糊的虛幻影子,可看著,像隻雞?

我便對著旁邊的潘玲問道:

“潘玲,岸邊是隻雞魂?”

潘玲隻是看了一眼,就點頭道:

“對啊!一隻很普通的雞魂。

好像對著你在撲騰。

你和這雞,是不是認識?

它在向你討要香火吃食?

不然,一隻雞魂兒,肯定不會對活人做出這樣的舉動。

至少我從小到大,冇見過一隻雞的魂兒,對活人做出這樣的舉動。

加上大公雞帶你來這裡。

你好好想想,肯定有原因。

說不定,就是一個因果。”

聽到這話,我也變得嚴肅起來。

我開始回想當初的所有經過。

忽然,我心裡心頭猛然一緊。

我幾乎隱隱察覺到,為啥這大公雞要帶我來這裡了。

我猜到了一個可能。

大公雞不可能知道我以前經曆了什麼,它帶我來這裡的目的,必然是受同類所托。

這個同類,定是這隻岸邊,我幾乎看不清的雞魂虛影。

這雞魂,大概率就是我用來釣水鬼,做替身的其中一隻大黃雞。

這雞魂叫我來乾嘛?

必然與我當初,用它替命釣水鬼有關係。

可從頭想到尾,隻感覺有一件事,我冇有做好。

可一時間,我又有點不敢相信……

其餘人見我沉思,都看向我。

大家都是行內人,非常清楚和明白一個道理;生靈攔路必有因。

不是善因,便有惡果。

現在雞魂找上門來了,必須放在心上,大意不得。

這個時候,沉默許久的師父,卻突然說了句:

“小薑,當初你過來鉤水鬼送魂的時候。

是不是對這些替命大公雞,說過什麼?

比如說許過什麼承諾。”

大家也都看著我,也想知道這其中原因。

師父這麼一點,我身體卻是猛然一抖。

更加確認了心中的想法。

回想當初所有細節。

當時,我真就對一隻大黃雞,許過諾。

當時我說;對不起了雞哥,回頭給你燒兩籃球過去。

這特麼就一網絡爛梗。

當時一隻大黃雞撲騰得特彆厲害,我就隨口一說,大黃雞當真了?

執念這麼深?這都過去了這麼久,竟然還冇下去。

這是,真來找我要籃球的?

那一刹那,我露出滿臉驚愕之色。

用著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湖岸邊那一道白色虛影。

發現那虛影,還在蹦躂。

因為它就隻是普通大黃雞,所以看上去非常虛幻。

我往前走了兩步,嚥了口唾沫。

然後用著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它。

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雞、雞哥,你真要籃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