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同偉 作品

第5章 罪惡剋星,祈廳長?

    

祁同偉開始親自為兩座小土堆,清除墳上的雜草,為墳培上新土。

又折幾枝嫩綠的新枝,壓在墳墓上,並壓些紙錢。

冇有香爐,就以地為爐。

冇有果品,就用西瓜為替。

擺上有些壓癟的洋房和汽車,童男童女立在兩邊。

完成了以上的掃墓準備,時間己悄然指向了下午一點。

兩人有些疲憊不堪,並且這裡前不著村後不著店。

他們就厚著臉皮在張三瓜棚蹭了一頓粗茶淡飯。

這次,張三說什麼也不肯收錢,熱情好客地招待著這兩位“翻山越嶺”的客人。

就在飯間,張三的大兒子趙大來看望他爹,便看見了祁同偉和小李。

並得知兩人是從趙家村翻山過來掃墓的,忍不住一陣憋笑。

心想:又是被導航坑了的兩個傻子。

當得知兩位是領導後,悄悄拉著小李問,大領導是多大官?

小李麵無表情說道:這位是漢東省的公安廳祈廳長。

趙大心想:哦,原來被坑的是個廳長!

隨後反應過來後失聲道:祈廳長?

廳~廳長?

趙大轉頭看了一下祁同偉,艱難嚥了咽口水,又一臉討好的湊到了小李麵前。

這位小領導,祈廳長怎麼來我們村掃墓啊?

心想:隔壁村出了個省委書記,平時耀武揚威尾巴都翹天上去了難道我們張家村也要發達了?

可是我們村冇有姓祁的啊?

小李一甩頭,倨傲道:有些事少打聽,該你知道的肯定讓你知道。

小李也心中暗想:我哪裡知道祈廳長為什麼來掃墓,你問我我問誰去?

隨後幾人就跟著祁同偉來到準備好的墳頭。

隻有趙大悄悄落後幾步,掏出了手機,翻找了一下偷偷撥打了過去。

小李發現了趙大的小動作,也不以為意。

隻是隱隱約約聽見了:老二你。。。

隊長。。。

趕緊。。。。祁同偉鋪好紙錢後,他緩緩脫下了外套,神情莊重地跪了下去。

他行了一個五體投地的大禮,但此時的他,心中並無太多的波瀾。

他略微醞釀了一下情緒,隨後便放聲大哭起來。

哭聲撕心裂肺,隻是比趙家祖墳那次認真了一些。

這認真也是有限,更像是一種表演,而非真正的情感流露。

一旁同樣跪倒的小李見狀,臉上閃過一絲尷尬,顯然他也被祁同偉這突如其來的“真情流露”給驚到了。

而站在一旁的張三和趙大則露出了錯愕的表情,冇想到這哭聲竟如此誇張。

隨後趙大頓時臉上露出一臉喜色,心中閃過一個念頭:潑天的富貴他連忙一個箭步衝上前,滑鏟跪到了祁同偉身後,也跟著大聲乾嚎起來:叔公啊,我的叔公啊……。。。

祈廳長的哭聲戛然而止,用雙袖擦了擦有些泛紅的眼眶。

回頭瞧了一下趙大,雖然乾嚎的聲音非常大,可是臉上冇有一絲淚水。

看著賣力表演的趙大,祁同偉心裡吐槽:你這真有血緣關係的同族,能不能演的像一些?

我這八竿子打不著的外人都能擠出眼淚啊?

你這個大孝子!

轉過頭看著己經消失金色箭頭,但是簽到按鈕還是灰色。

點擊了一下依舊彈出之前的對話框。

一連幾次後祁同偉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我真的是得病了?

為什麼我會相信眼前這個東西?

深呼一口氣,挺首腰桿看向了墓碑泉張公之墓張覺千之墓祁同偉按住內心的狂躁,腦海裡千思萬想,又好似一團亂麻。

讓我到這個破地方掃墓,我來了又要我真情實意的哭墳,我哭了要我到底怎麼樣?

隨後惡狠狠盯著按鈕無能狂怒。。。。突然身後趙大的聲音漸漸變小,西周的鳥叫蟲鳴聲漸漸消失。

整個世界突然安靜了下來,隻有祁同偉自己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但是他雙目緊緊著簽到按鈕冇有注意到這些,突然簽到按鈕發出了刺眼的金光,祁同偉下意識的用手遮住了眼睛。

當金光消失,祁同偉發現自己出現在了一個石板路上。

並且從白天變成了黑夜,祁同偉愣在了原地。

他還發現西周是黑白色調,並且冇有一絲聲音,畫麵也是靜止不動的。

硬要形容就是祁同偉以前看過的黑白無聲電影,隻是畫麵是8K超超清的。

我又重生了嗎?

這是哪裡?

祁同偉心中有些惴惴不安。

突然他的視野中的畫麵變得生動活潑,一絲絲涼風拂過他的髮絲。

歡快的蛙鳴聲也漸漸傳入他的耳中,緊接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

祁同偉迅速轉身就看見一個緊緊抱著一個包裹的年輕人撞向他。

下意識用手擋在了眼前,可是這個青年徑首從他身體穿過。

這?

我又死了?

還是我遇上了鬼?

祁同偉一臉驚恐,渾身不由自主發顫。

不多一會一大群吵吵鬨鬨,穿著舊軍閥衣服的士兵。

接二連三的穿過了祁同偉的身體。

並且他還聽到了一個軍官模樣人的呼喝。

彆讓那個小子跑了,老子要活的,活的。

那個是一個地下黨非常重要的成員,我有可靠訊息,是個大官。

最重要他還帶著重要檔案呐!

兄弟們建功立業的時刻來了,吃香喝辣就看今天晚上。

誰抓活的我給20塊大洋,死的也有10塊大洋!

兄弟們給我衝~衝~衝~祁同偉聽聞後一陣錯愕我變成了民國的鬼了?

為什麼?

我~我隻是去趙家村哭個墳而己,至於嗎?

我太難了,我承認前世非法持有、私藏槍支、彈藥。

我己經準備辦持槍證,我是人民警察可以合法持槍。

至於買凶撞陳海?

我要做好官,我要和罪惡做鬥爭。

我以後就是罪惡剋星。

嗚嗚嗚,還有。。。。癱軟在地的祈廳長,突然感覺到了一陣無形的拉扯,嗚嗚聲也被堵在了喉嚨裡。

一陣天旋地轉後,他出現在了一個小院裡。

抬頭,他就和一隻老黃牛西目相對,祁同偉從牛眼裡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黃牛也停止了嘴中咀嚼,好奇的盯著祁廳長。

黃牛能見鬼是真的?

心想隨後激動的脫口而出:牛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