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棋勝半子
  3. 第5章 天機術
周道玄 作品

第5章 天機術

    

第二天一早,周道玄便跑到大堂,發現李易峰還冇有到之後西處逛蕩起來,他走到大堂最前端,看到牆上掛這李易峰的畫像小聲嘀咕一聲:“真不要臉,在自家房子裡掛自己的畫像,要是在來一個女人的畫像我都要以為是一張結婚照。”

轉了許久,周道玄感到無聊,便坐在大堂中央打盹。

突然一聲徒兒驚醒了睡著的周道玄,周道玄睜眼一看,原來是李易峰來了,迷迷糊糊的周道玄問道:“現在幾點了?”

李易峰笑著回答:“午時了,徒兒,來這麼早?”

周道玄聽後先是一愣,隨後大怒:“你大爺的李老頭,我大早上等你等到現在,你居然現在纔來?

還有冇有當師傅的樣子了?

啊?

你這樣怪不然收不到徒弟還得跑我們世界收徒。”

李易峰尷尬的撓了撓頭,隨後說道:“誒不要再這種小事上,浪費口舌嘛,來來坐過來點,現在我就教你我們山門的傳承術法天機術”說罷,李易峰一手掐訣隨後朝周道玄腦門一彈,一粒金光飄向周道玄腦門,在金光冇入周道玄腦門的一瞬間周道玄閉上雙眼開始感悟裡麵的內容。

大約過了兩三個時辰,周道玄才緩緩睜開眼。

在這兩三個時辰內周道玄己經看完了那一粒金光的內容。

天機術聽名字便知道這是一門推演功法,與彆的戰鬥功法不同,戰鬥功法能加持一個人的戰力,而天機術是用來算的,天機術分為三小部,小成為人算,人算可以推演一個人的軌跡,那個人身在何方,在做什麼事,等下可能會做什麼,一一可以算出,將人算修至大成可以修煉地算,地算是將一個地方會發生什麼,以及己經發生什麼和未來可能發生什麼都一一推演,最後是天算,天算就如同人算與地算的結合體,可以說將天算練至巔峰無需掐訣,心念一動便可以知道一個人一忽兒要做什麼,但是僅限於一人,地算需要掐訣,但時間不會太久就能算出此地的吉凶以及以前現在未來所發生的事。

而天算算的確是現在,以前和未來,但施法前搖太長,而且推演的東西按對世界影響來說如果自身實力不強境界不高會犧牲自我的一些東西,按照對世界的影響來劃分最高可能神魂寂滅而且再無來生。

李易峰笑著問:“咋樣徒兒?

我們這山門的傳承術法如何?”

周道玄點點頭激動的說道“很強,天算練至巔峰,與我戰鬥之人不會碰到我的一絲衣角,當然,這是在我們戰力差不多的情況下,就算比我高出一個大境界也殺不死我,除非他們能隔絕整個世界的天機將我困死,現在這種境界的人我還碰不到。”

隨後周道玄想起什麼便問李易峰:“老頭子,話說你還冇告訴我這世界的常識。”

李易峰拍頭一笑:“差點忘了跟你說了,我們這個世界叫做滄瀾天下也叫滄瀾大陸,你那個世界隻是一個破損的古界,這種古界一般靈氣缺乏天道沉寂,無法喚醒更多靈氣,至於為什麼天道會沉寂這得是你自己找答案了,再說說我們這裡的境界劃分分為:練氣,化水,結丹,元嬰,煉神,反虛,合道,渡劫,陸地神仙,以及仙。

前五境界又分九個小境界一至九,後麵境界隻分三小境界小成,大成,巔峰,為師現在是渡劫境巔峰,這世界上除了有煉氣修士還有很多彆的修士,就比如武者,獸師,以及兵者等等。

大道三千有很多道並不奇怪。

當然還有很多增幅自身的聖體靈體之類的,仙體為最,靈體最次,聖體適中,想比較出名的就有琉璃仙體,蒼天霸體,先天道體,當然這些你都冇有就不要多想了,不過還有些特殊的體質隻會在一些特定的補位展現,像至尊骨,寂滅重瞳,琉璃骨等等,這個時代有一個至尊骨,是葉家的葉歸源,重瞳也有一個叫林凡塵,這小子是個野修,是個不錯的小夥子,以後遇到你可以和他多聊聊,大不了你多少歲數也就大個十幾歲吧,現在是合道境巔峰那個葉歸源也是合道巔峰,這葉歸源這小子我就不太喜歡,架子太大了,等什麼時候我就得去陰他一把,讓他..........”說著說著李易峰就開始罵這個名為葉歸源的男子。

周道玄聽完陷入了沉思,自己以後該如何修煉,雖然李易峰傳他的功法裡麵有專屬的吐納法,但是這終究是他人的功法並不適合自己,哪怕適合也不是完美匹配。

“對了,臭小子,你雖然冇有既冇有至尊骨也冇有重瞳,但是你這小子有一樣我都羨慕的東西—天眼。”

“天眼?”

周道玄疑惑的看著李易峰。

“不錯!

你小子運氣真是不錯,這天眼與至尊骨和重瞳那些特殊體質一樣都是隻看個人機緣不看血脈的存在,你是不是時常感到雙眼痠痛精神恍惚頭痛?

這是因為你精神不夠強靈魂強度無法支撐天眼的開啟,處理不好輕則精神失常雙眼炸裂,重則靈魂湮滅,不在擁有來生,不過不要怕,有為師在,雖然山門窮,但為師還有些家底和人脈,可以助你開啟天眼,這天眼可是可以和我們這一脈的天機術相鋪相成,兼職就是為天機術而生的!”

李易峰笑著說道。

“為天機術而生?

確定不是因為天眼才創造的天機術?”

周道玄一臉嫌棄的看著眼前這個沾沾自喜的老人。

李易峰尷尬的笑著說:“誒,彆在意細節,來過來把這顆固神丹吃了,這個可以大幅度增強你的精神和靈魂強度,修煉之後它的利益會更大的體現出來。”

說罷李易峰從袖中掏出一個白色瓷瓶,裡麵放著三顆金黃色的丹藥。

周道玄接過去並冇有著急吃,而是回答他:“李老頭,我要去修煉了”李易峰點點頭扶須長笑:“不虧是我的徒兒,對於變強就是執著,有不會不懂得地方來問我。”

周道玄點點頭轉身離開回去自己的小木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