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慕容湛沈昭雲全文閱讀
  3. 第586章 陷入夢魘?
王妃自儘後,王爺當了舔狗 作品

第586章 陷入夢魘?

    

-

“沈小姐。”

麵對沈昭雲的打量,朱娉婷落落大方的行了個禮。

直到離得近了沈昭雲才發現,朱娉婷居然很高,甚至還高出了自己一個頭。

這在女孩子裡的身高,可不太常見。

關鍵她的身上,還有一股很奇怪的淡淡幽香。

就好像是在哪裡聞到過一樣。

不是難聞,就是覺得很奇怪。

就好似,是在用什麼,蓋住了另一個東西一樣。

沈昭雲覺得很奇怪,就忍不住又嗅了嗅。

可莊娉婷,卻已經有些不滿的側開身子,避到了背風口了。

“沈小姐,你這是何意?”

與那日的白蓮柔弱,尋死覓活不同,此時的莊娉婷,果然自持又冷靜,簡直就是妥妥的冰山美人。

“莊姑娘彆誤會,我就是覺著你身上的香味好聞,所以忍不住多聞了一下而已。聽芸娘說,你很懂醫術?正巧我開的義診藥堂,還缺很多的坐堂大夫,如果莊姑娘不嫌棄,不妨去試試?”

沈昭雲笑笑,解釋了一句。

莊娉婷微微蹙了蹙眉,可最後舒展:“關於這事,芸娘妹妹已經跟我說了,既然是服務百姓,我自然是願意。隻是我坐診的時候,我不希望有人來指手畫腳,而且我需要單獨的屋子。”

“可以。”

關於這些條件,沈昭雲完全可以滿足。

反正來日方長,既然她可能有問題,那就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是狐狸,總有一日會露出尾巴的。

兩人就此達成協議,很快,莊娉婷便上崗了。

莊娉婷來義診的第一天,果然聚滿了人,甚至比沈昭雲這個真正的鬼醫傳人,都還要轟動。

果然,這個莊娉婷是個極為有人氣的。

對方義診期間,沈昭雲一直都默默關注著她。

無論一顰一笑還是一舉一動,真的都無可挑剔。

對待病人,她果然如傳聞的那樣,溫柔和善,平易近人。

可對於搗亂的,她則橫眉冷對,完全不給好臉。

直到午膳休息,慕容文帶著親手做的膳食來看她,她纔像是恢複了自己,變成了一個溫柔多情的害羞少女。

如果不是演技登峰造極,恐怕沈昭雲也要為她的情緒把控拍手叫好了。

因為不想當電燈泡,她自然是冇有打擾。

可暗中,仍有人把他們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記在腦海,然後彙報給她。

就這麼相安無事,過了半個月左右,沈昭雲忽然有些乾嘔,而且還渾身提不起力氣。

剛開始,她還以為是自己胃脹氣,或者吃錯了東西,可等切脈後才驚愕發現,自己居然是滑脈。

而滑脈,在中醫裡麵那可就是懷孕了啊。

可她最近,乃至兩個月前,可都冇有做過什麼親密的事。

難不成,是在那時候?!

想到當初為了替慕容湛解毒,自己不得不獻身,沈昭雲就一陣頭疼。

如果自己真是懷了慕容湛的孩子,那可就戲劇了。

因為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她整個人都有些渾渾噩噩的。

莊娉婷忙完後,正好看到沈昭雲無精打采的樣子,便忍不住關問:“沈小姐,你怎麼了,可是有哪裡不舒服?”

“冇有,就是太累了。時候不早了,今日若無其他事,你便先回去吧,我也想休息休息。”

“哦。”

莊娉婷一副意懂的樣子,可背地裡,沈昭雲纔剛走,她便又折返了。

而她要去的地方,正是沈昭雲的診室。

胡亂的翻撿了半天,誰也不知道她在找什麼東西,直到一個聲音忽然響起,她才猛然刹停,一副驚恐被嚇到的樣子。

沈昭雲蹙著眉,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你在乾什麼?你不是已經走了嗎?”

“我……”

莊娉婷一副為難的樣子,忽的,柳芸娘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莊姐姐,彆找了,你的傳家玉佩我找著了,原來是不小心掉進了花園裡,我怕你著急,所以就趕緊送過來了。”

“原來如此。”

頓時,莊娉婷鬆了口氣,一副歉疚的樣子:“抱歉,沈小姐,我不是存心要闖你藥廬的,我隻是尋不到玉佩,怕玉佩可能掉在了這裡,所以才進入翻找,要是有哪裡冒犯的地方,還請你千萬見諒。”

“無妨,原來是玉佩掉了,既然是玉佩掉了,那你直說便是,何故吞吞吐吐,如此緊張。這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做了什麼虧心事呢。”

沈昭雲笑笑,絲毫都冇有拆穿。

雖然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她直覺,柳芸娘是在故意給莊娉婷打掩護。

關於這話,莊娉婷自然是不好接。

可她倒是昂首挺胸,直言不諱。

“事無不可對人言,我不過是慢了一步,還未有說出來而已,冇想到芸娘妹妹便到了,請問,我這樣有什麼問題嗎?還是從一開始,沈小姐就覺得,我是一個有問題的人?”

“什麼意思?”

忍不住,沈昭雲看向柳芸娘反問了一句。

柳芸娘見狀,嚇得立刻擺了擺手,一副事不關己,不是自己說出去了的樣子。

莊娉婷見此,嘲諷的笑笑:“沈小姐,你不用覺得是芸娘向我告了密,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我雖然離開了廣西,可我的人脈還是有的。而且我曾救過那麼多人,總有那麼一兩個江湖俠客,願意投桃報李,死心塌地替我賣命的。換言之,如果我有什麼不軌,我早就已經動手了,也犯不著等到現在。而相反,你們三番四次的派人去打探我的過往,去查探我的究竟,請問這件事,你們有支會過靖王一聲嗎?如果被靖王知道,他放在心尖珍視的人,卻被你們如此對待,你覺得他會冇脾氣?”

“他有冇有脾氣我不知道,不過你倒是深藏不漏,挺讓我刮目相看的。想不到小小一個平民,居然有這樣大的能耐,居然連江湖俠客都可以使喚得動。莊娉婷,或許我真的高估你了。說,你到底有什麼目的?你為何要蓄意接近我們?”

“嗬,蓄意接近?”

莊娉婷正想要說話,卻猛然看到了一抹青色的身影,頓時,她自慚形穢的嘲諷道:“是,我知道自己如今不過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孤兒,看到靖王對我好,所以我纔想貪戀,可以留在他的身邊。可如果沈小姐藉此便汙衊我,說我對靖王圖謀不軌的話,那我打死都不認。我希望沈小姐不要帶著歧視,對我用有色目光看人。我是真心喜歡靖王,也是真心想與她在一起的,為何你就是不同意?”

說著,莊娉婷竟悲從中來,忽然落下淚來。

柳芸娘見此,趕忙就安撫道:“莊姐姐,雲姐姐絕對冇有這樣的意思,你千萬不要胡思亂想。給你診治的大夫說過,你有什麼創傷後遺症,你千萬不要情緒激動,以免自己陷入夢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