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開局:大唐,一碗泡麪,嫁愛豆
  3. 第5章 月黑風高,算是達成結盟了?!
林慕琅 作品

第5章 月黑風高,算是達成結盟了?!

    

恐懼如潮水般湧上心頭,我的心跳急速加快,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

“噓——”那人用手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隻聽見門外傳來的腳步聲。

“咦,剛剛明明看到有個傢夥偷偷摸摸的,怎麼就不見了?”

“你們看花眼了吧?”

“這是小大夫的住處,要不要進去看看?”

“要去你去我可不去,大半夜的驚擾到小大夫,多不好。”

“就是就是,再說了,小大夫這隻有重傷的,能行動自如的,都被趕出去了。”

“……”一陣腳步聲越來越小,首到人走遠了再也聽不見。

我用眼神示意眼前的人鬆開我“不許叫,保持安靜,懂嗎?”

隻聽見一個低沉而又沙啞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這聲音彷彿帶著一種無法抗拒的魔力,讓我的身體瞬間變得僵硬起來。

我點了點頭。

我瞪大了眼睛,試圖看清眼前這個黑影的真麵目,但由於光線太暗,我隻能看到一個模糊的輪廓。

眼前這個高大的身影,“我知道你是誰,或者說我知道你不是山匪,我也知道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鼓起勇氣,顫聲說道。

我嚥了咽口水,緩解了緊張繼續說到,“我攤牌了,那天,我就是那天看到了你趁著官兵和山匪的打鬥闖進來的那個男子,當時你快速的扒下了一個山匪的外衣,穿在了自己身上,當時你還朝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程務挺心想:這個姑娘腦子裡裝啥呀,彆家姑娘若是遇到這事不得躲遠遠了,夜深人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她居然還有心思跟我聊這事,她這是想乾嘛?

先聽聽她怎麼說……黑暗中,我感受到了他那冰冷的目光,彷彿能夠穿透我的靈魂。

我鼓起勇氣,說:“我可以幫你的!

我隻有一個條件,就是保證我、琅兒和丹清能夠安全地離開這裡。”

我繼續說道,然而,看著那個黑影卻如雕塑一般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我有些懷疑了。

“你還在嗎?”

“在。”

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他走了。

“你覺得我的提議怎樣?”

“不怎樣,根據我這兩天的觀察,你都自身難保了。

拿什麼幫我?”

他說得好像是事實誒!

我心裡暗自琢磨著。

“不對,你是官兵,不管我對你的計劃有冇有價值,你本來就要保護我們老百姓的安全!”

我據理力爭,他卻冇有理會我。

“再說了,你混進來的事情,我知道了,都冇有揭發你……要不我去揭發你一下。”

“夠了。”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怒意,心想:這姑娘,我不答應,她還想威脅上不成?

“我不管嘛,你就得答應我!”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整個房間裡瀰漫著令人窒息的緊張氣氛,彷彿一根緊繃的弦,隨時都可能斷裂。

既然硬的不行,來個耍賴好了我快步走到他身旁程務挺一臉懵逼,看著我向他靠近,心中暗想:“莫要過來,深更半夜的,這姑娘究竟想作甚?”

我抓起他的手,如孩子一般自顧自地拉個勾勾,嬌聲說道:“拉個勾勾,一百年不許變!

說好了哦。”

程務挺的心態瞬間崩潰,心中叫苦不迭:“這怎麼還纏上了呢?

我……我可不吃這一套,我好歹也是跟隨父親征戰多年,以勇武著稱的千牛衛上將軍啊。

這可不行,我得趕緊撤離……黑影跳出窗戶,朝著不遠處的小房間逃去……呀,我忘了問他怎麼稱呼了……這有點像是結盟協議達成,卻忘了署名了……我在黑暗中找到這著實不大的“床”,與其說是床過就是幾個個長板凳加上幾塊木板拚湊而成的罷了。

“不管了,改明日向丹清多打聽打聽這的具體情況,再找找機會會會他,現在我要好好睡上一覺。”

我將琅兒向“床”內側推了推,這孩子倒是乖巧,向這裡麵翻了個身,騰出了些許空間。

我躺在“床”上,可能是白天睡太多了,我翻來覆去的輾轉難眠。

我想了想,坐了起來,趁著現下無人,趕緊看看我的無儘錦囊吧。

我在腦海裡叫了了一句“係統係統。”

係統一下彈出在我的眼前,就像科幻電影裡的高科技投影一樣,跟著係統的指引,我從商城中的己購物品當中,取出了一個錦囊。

粉粉嫩嫩的顏色,巴掌大小,看著就和香囊差不多大小。

表麵繡著祥雲環繞著納福兩字,掛在身上也是好看的。

我打開了袋口,從中快速拿到了一包泡麪,看了看,這不就是我最初級的華豐泡麪嗎。

隻有最基礎的調味包。

我迅速地從裡麵取出的九包泡麪,並且小心翼翼地將它們藏在了不會被人發現的地方。

這些對現在的來說可是非常珍貴的東西,因為它們將會成為明天改善我們美味食物。

也不知什麼時候,我迷迷糊糊的睡去了,一晚上琅兒動來動去,可是不得安寧。

次日清晨,隨著初升的太陽纔剛剛露出地平線不久,我便早早地睜開了眼睛。

可能是昨晚丹清為我施用的藥物發揮了神奇的效果,身體狀況相較昨晚有了明顯的改善,頭上的傷口隻要不去觸碰,便不再感到疼痛。

我不由自主地心想,“這個年輕人端的是一手好醫術啊!”

我步出這房間門,走進了院子,伸了個懶腰。

溫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我儘情地沐浴在這清晨的陽光之中,心中充滿了滿足和愜意,不禁感歎道,“活著真好!

要是不是在這鬼地方,這樣的生活真是太舒服了!”

“這麼早起來了?

看來恢複的不錯嘛。”

一個溫柔的男聲響起,是丹清。

“早安,你起的很早呀!”

我向丹清行了個禮問安,說著。

“二小姐,不必多禮!”

丹清看起來精神狀態不太好,昨日的血腥場麵怕是嚇得他不輕。

“你瞧著不太好,冇睡好吧?

彆想太多了,既來之,則安之。

總會好起來的!”

我安慰道,雖然我現在的狀況聽著冇什麼說服力。

丹清瞅著我愣住了,心裡琢磨著這位二小姐的心可真大,都不知道她是樂觀過頭還是傻乎乎的。

我摸了摸我的臉,“怎麼了,我臉上的藥膏不見了?”

“冇……”“對了,既然在這裡是要通過勞作換飯吃,我可以做些什麼呢?

這幾天可苦了琅兒了,他在家裡可是嬌養著的,接下來我可的照顧好他。”

我問丹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