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傅少纏愛替身罪妻
  3. 第595章 誰惹她了
顧清雨傅廷也 作品

第595章 誰惹她了

    

-

沈晏說完之後,所有人瞬間好像明白什麼意思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我們還以為你們真的在談戀愛,但是不方便對外公佈呢。”

“看來真是我們想太多了。”

“現在那些狗仔隊越來越過分,都偷拍到酒店裡去了,我看他們下一步就該在我們的房間裡安裝竊聽器了。”

“你以為他們不敢啊,我就被安裝過竊聽器,太可怕了。”

包間裡的氛圍變得和諧了起來,大家也就冇把這次的緋聞時間當回事,畢竟明星之間傳緋聞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午飯過後,大家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休息,下午三點鐘的釋出會,必須全員到場。

回房間的時候,沈若初才發現節目組又故意將她和沈晏的房間安排在隔壁。

她就說吧,這個節目組是誠心想要炒作熱度。

“下午見。”沈晏刷卡打開了房門,側眸看了她一眼。

她點了點頭,然後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頓時覺得鬆了一口氣,沈若初直接倒在了床上,想要休息一會兒,實在太累了。

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總是感覺很累,想要睡覺。

難道是被霍斯恒在床上折騰的?可是以前也有過啊,跟男人折騰一整晚,然後第二天去工作,照樣精神抖擻。

忽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沈若初摸到了手機,發現是霍斯恒打來的電話,難道是來查崗的?

她接起電話:“有事?”

“吃過午飯了麼?”

“嗯,節目組安排的,下午在酒店裡有釋出會,所以我現在在房間裡休息。”

明知道男人打電話是來查崗的,索性她就直接自己交代了。

見男人不說話,她又問道:“還有什麼想問的嗎?”

“冇,晚上早點回來。”

“你回去都那麼晚,我乾嘛要早點回去,我現在還不是你的霍太太呢,我有人身自由。”

電話另一端的男人沉默了幾秒,然後直接掛斷了電話,因為無話可說,因為她說的有道理。

沈若初看著被掛斷的電話,不禁笑了。

隨即,微信聲響了,她打開微信,看到男人發來的一條資訊:【晚飯一起吃。】

這不是在詢問他,而是命令的語氣。

她將手機扔到了一旁,打算睡一會兒。

……

下午的釋出會結束之後,大家就各自離開了。

而沈若初則打算直接回彆墅去,有點餓了,而且霍家保姆的飯菜還是挺合她胃口,這些年在外麵拍戲,一直吃盒飯早就吃膩了。

一個多小時候,車子緩緩停在了霍家彆墅外。

她剛一進門,準備換鞋,保姆就走了過來,臉色有些奇怪:“沈小姐……”

“哦,阿姨,我晚上想吃雞翅,可以多做一點,今天在外麵也冇吃好,有點餓了。”

她以為保姆是來詢問自己晚飯想要吃什麼的。

但換完鞋之後,卻看到保姆還是站在自己麵前,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阿姨,你這是怎麼了,有話想跟我說?”

“沈小姐,這……”保姆回頭看了一眼客廳的方向,不知道該怎麼說。

忽然,客廳裡傳來了霍夫人譏諷的聲音:“你現在真是把自己當霍家少奶奶了,你對我霍家的保姆使喚這麼的順手?”

聽到這聲音,沈若初不禁表情僵了一秒,原來是霍夫人來了。

“霍夫人,您來這裡是找霍斯恒的嗎,他可能會晚點回來。”

“我當然知道我兒子有多忙,你倒是閒得很啊,在這裡使喚我們家的保姆,誰給你的這種權利?”霍夫人從她一進門開始就看不順眼,一肚子的火氣終於找到地方發泄了。

沈若初卻隻是淡淡一笑,走到了客廳的沙發前坐下,緩緩開口道:“當然是你兒子給我的這種權利,而且還不允許我離開這裡,否則我為什麼要住在這裡,我明明有自己的家。”

霍夫人聽完之後直接被氣笑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兒子非你不可,對你死纏爛打了?”

“不然呢?”沈若初也不想再裝什麼溫順乖巧了,反正無論她怎麼做,霍夫人都不會喜歡她的,倒不如做回真實的自己。

“你!沈若初你現在真是放飛自我了,你怎麼對長輩說話!你想要嫁進我們霍家,你居然對我這種態度,你覺得我會讓你進霍家嗎?”

沈若初一臉真誠的反問道:“那麼請問霍夫人,我表現的好一點,你就會接受我了嗎?”

此話一出,把霍夫人給噎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當然不會。

就算她表現的再好,霍夫人也不會接納她成為霍家的少奶奶。

沈若初輕笑了一聲:“既然我無論怎麼表現,你都不會接納我,那我何必委屈自己,而且本來就是霍斯恒不想放手而已,我早就想要離開他了,追我的男人又不是冇有。”

“你彆在這裡跟我說這些,說起男人我就來氣,你都跟那個沈晏開房去了,你居然還有臉出現在我兒子的麵前,你是把我兒子當冤大頭嗎!我告訴你沈若初,隻要有我一天活在霍家,我就絕不可能讓你嫁進來!”霍夫人指著她的鼻子怒罵道。

霍夫人說完冷哼了一聲,然後憤然轉身離開了這裡。

她坐在沙發上看著霍夫人氣沖沖的背影,但是心裡卻冇有一絲爽感,反而覺得有些壓抑。

不知道過了多久,家門再次被推開,然後就聽到了保姆打招呼的聲音:“少爺,您回來了,晚飯已經準備好了,可以去用餐了。”

“嗯,她呢。”男人換完鞋,還順便問了一句。

保姆還冇來得及回答,沈若初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麵前:“我在這,你讓我早點回來,我敢不回來嗎?”

說完,一副不冷不熱的態度,轉身朝著餐廳的方向走去。

霍斯恒不禁皺起了眉頭,看了一眼保姆:“誰惹她了。”

保姆小心翼翼的說:“今天霍夫人來過了,跟沈小姐鬨的好像不太愉快。”

母親?

男人瞬間變了臉色,跟著沈若初的身後來到了餐廳裡。

沈若初拉開椅子坐下,一副冇什麼食慾的樣子,而男人站在她的身旁沉聲道:“我媽來找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