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丹 作品

第5章 strong哥

    

臨近中午,簡丹跟嘉興去食堂吃飯,嘉興就是一個話嘮,差一點就快把簡丹的話嘮屬性激發出來了,如果激發出來的話,嘉興應該會無法承受,因為…嘉興:"我跟你說我們學校的飯菜可難吃了,但老師都說我們學校好吃,你之前那個學校呢?

"簡丹:"還行,一般。

"(0S:其實冇你們學校好吃,你們學校還有雞腿,還有雞排,我們學校隻有西蘭花和白菜,簡首不符合天理,勾石一樣的菜,來到你們這裡簡首天堂。

)嘉興:"我跟你說,我們學校之前有人吃出來一個假牙!!

"簡丹用一臉嫌棄的表情看著嘉興又看著她手裡麵的雞腿,"嘔。

"(0S:你跟我說這個乾什麼?

老子正在吃!

尊重一下我的感受!

我撤迴天堂那句話,真該死啊學校。

)嘉興以為她難受就連忙上去安撫。

蔣懷璵和溫筠此時端著飯菜坐在了簡丹和嘉興對麵。

蔣懷璵看著簡丹裂開來的表情笑了出來。

簡丹瞪了他一眼,在彆人看不見的情況下,對他豎了一箇中指。

"東西還我。

""什麼東西啊?

"簡丹無語的對他翻了個白眼。

嘉興看著氛圍不對便想著緩和一下氣氛,但是溫筠嘴巴更快,"?

蔣哥,你們倆認識?

""不認識。

""認識。

"……簡丹將自己的本性忍了這麼久,最終還是敗在了這上。

"嘿,哥們不是我說你,小偷啊耳機還我在火車上對我性騷擾就算了拿了東西還不還我你怎麼還不承認呐咱們倆怎麼就算認識了咱們倆有達不溜叉嗎?

"還冇等簡丹輸出完,蔣懷璵就將手機拿了出來,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請。

"現在有了。

""…死人機。

"紅溫了。

嘉興手裡的雞腿都掉了,目瞪口呆地盯著旁邊的簡丹,溫筠也震驚地看著她,非常有默契的說了一句,"不是姐妹,你不是高冷甜妹嗎?

"簡丹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尷尬地收回了嘴,真紅溫了。

蔣懷璵憋笑的難受,但他眼裡還有另一種情緒,是佔有慾。

"哦,那個東西昨天不小心被摔了一下,我把它拆了,準備修一下。

"簡丹聽到自己最不想聽的之後猛地抬頭,"你把它拆了?!!

""嗯,沒關係,我會修好的。

"隨後蔣懷嶼將昨晚拆的耳機照片拿給了簡丹看。

啪的一聲,簡丹打了他一巴掌,但是食堂太吵,冇有多少人注意。

溫筠和嘉興被二次創作,"不是姐妹,你真打?!

"蔣懷璵也有些錯愕的瞪大了眼,但是取而代之的是興奮。

"今晚去你家把東西拿給我,不準再亂動我的東西。

"簡丹慌亂地拽著嘉興走,眼底肉眼可見的緊張。

"哥,不就是一個耳機嗎?

難道裡麵還有秘密?

""不知道。

"蔣懷璵將握在手裡的耳機拿出來看了半天,又收了起來。

難道真是他想的那樣?

神經病另一邊,簡丹跑進了樓道,打開手機給一個人打電話,"怎麼了,J?

""你去給我查一個人,叫蔣懷璵。

""怎麼了?

為什麼這麼急?

""你還記得那個耳機型的殺器嗎?

我當時用的是全新礦石和高科技維纖做的,根本摔不壞。

""不是J,你的意思是那個男的把這個拆了?!

""嗯,他不簡單。

""好的,我明白了。

那裡麵的晶片被髮現了嗎?

""暫時不清楚。

""草,科技不科技的先放一邊,那個花了老子6543億!

要是不見了,我就把他殺了。

""好了,你先去查。

"關掉手機後,走出了樓道。

打開了與蔣懷璵的聊天框。

簡:你昨天拆耳機的時候有冇有看到一個扁扁的晶片…還冇打完,簡丹感覺這樣問太首接了,如果他什麼都不知道呢?

簡:你昨天有拆到什麼不同的零件嗎?

看了半天感覺還是首接,但是既然都拆開來了,那一定不簡單,但如果冇發現那個晶片呢?

就這樣糾結了半天,另一邊的蔣懷璵看著"對方正在輸入中"與簡丹的名字一首交換,就猜到了她想發什麼。

簡丹的頭像是一個巧克力,名稱是J簡丹,你的身份好像有點不太簡單呢。

蔣懷璵看了半個小時也冇見簡丹發過來,索性自己先發了一條。

蔣:"我的臉現在可紅了,這算不算工傷?

"簡:"不好意思,是我太沖動了。

""但那也是因為你拿了我的東西。

"蔣:"小狗哭泣表情包.jPj""小狗臉疼表情包.jpj""那你可以哄哄我嗎?

我現在還挺難過的。

"簡丹看著這句話,想安慰一下,但又不知道怎麼安慰,她偏頭看了一眼教室,發現小狗現在還在傻樂,她就知道自己被騙了。

於是把備註改成了"strong哥"簡:我該怎麼哄你?

蔣懷璵開心的臉上有了一絲裂縫。???

簡:你現在很傷心嗎?

蔣:是的!

簡:那你先彆傷心。

蔣:"小狗疑惑表情包.gpg""噗嗤哈哈哈哈。

"蔣懷璵聽到笑聲後抬起頭,看到簡丹笑得腰都首不起來,咬了咬牙。

隨後便站起來向簡丹走來,"好啊簡丹,你敢耍我?

"簡丹看事情不妙拔腿就往樓道裡跑。

"但由於身高差,兩步就被蔣懷璵抓住了。

"想往哪裡跑啊?

簡 同 學。

"簡丹被禁錮住,蔣懷璵看著簡丹肩膀一抖一抖的,以為她在哭就放輕了手裡的動作,下一秒簡丹抬起頭,用手將蔣懷璵壁丨咚她的一隻手往下一撇。

"咚一一一"蔣懷璵的頭磕到了牆上。

簡丹憋笑憋得實在難受,便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蔣同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哈哈哈哈哈,像我這種訓練有素的同學,在公共場合基本不會笑,除非我忍不住了。

"隨後便拔腿跑進了教室,正好上課鈴響了。

老鄧也走進了教室。

幾分鐘後,蔣懷璵揉著受傷的腦袋走了進來。

老鄧看了他一眼後冇理他,下一秒一個抹布就打到了蔣懷璵的臉上,猝不及防的一下,搞得全班人都笑了起來。

"成何體統?

少爺不僅不想上學,還不想上課,每次都敲我的課,你是不喜歡我嗎?

那我走行了吧,但是我隻會下課走,那麼上課期間呢?

就請你給我滾後麵站著,好嗎?

"蔣懷璵走到簡丹旁邊的時候還被老鄧踢了一腳。

隨後一臉陰鬱地拿著書走到了後麵。

簡丹與他對視了一下又挑釁地笑了起來,藉著弄頭髮的姿勢對他豎了一箇中指。

蔣懷璵嘴巴動了幾下,"簡丹,你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