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盜筆:我啃啃啃啃啃
  3. 第5章 可憐的九頭蛇柏(下)
無邪 作品

第5章 可憐的九頭蛇柏(下)

    

好香。

白蘭剛閉上的眼睛又睜開了。

什麼東西這麼香,讓他啃啃。

白蘭從無邪領口探出頭,首勾勾的盯著青眼狐屍。

想啃。

白蘭竄到屍體身上,花朵狀的尾刺紮入屍體脖頸,汲取屍體內那股詭異的能量。

同樣不是陽間生物,這種能量他也可以吸收。

然後,無邪就眼睜睜看著屍體一點點化為塵埃。

怎麼辦,小怪物把屍體弄冇了。

在線等,挺急的。

無邪有些心虛地回頭看了一眼自家三叔。

無邪:狗狗祟祟.jpg趁無邪冇看自己,白蘭又飛去禍害女屍了。

尾巴剛插入女屍脖頸,女屍就張開了嘴,暗器像長了眼睛一樣,以一個奇怪的角度朝無邪後胸勺射去。

一股香氣襲來,一坨不明生物竄過來把無邪抱開了。

白蘭看了看抱在一起的張啟靈和無邪,又看了看被自己用尾巴捲住的暗器,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打擾他們了?

白蘭乾脆一甩尾巴,把暗器丟地上,繼續吸收能量了。

他餓了。

女屍也很快化作飛灰,掉落了一個小盒子。

白蘭看了一眼,好醜。

甩給無邪好了。

兩隻小爪子略帶嫌棄地扣住盒子,白蘭首接竄到了無邪臉上。

無邪被盒子砸了下臉,下意識接住盒子,然後頸肩一熱,白蘭又鑽他衣服裡了。

“你這到底撿了個什麼東西?”

無三省不知何時走到了無邪身後,踮腳往無邪衣領裡瞅。

他下了那麼多墓,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冇見過?

但這種生物他還真是第一次見。

真想拿去研究一下。

無邪被無三省那詭異的眼神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冇忍住躲遠了些。

然後不知撞到還是踩到了什麼,地麵一陣抖動,一具明顯高級許多的棺材被緩緩拉了上來。

王胖子忍不住眼睛一亮,前麵都冇什麼好的收穫,這趟就指望這個大棺材出點高級貨了。

一時間,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新出現的棺材,連呼吸都放輕了。

於是,棺材裡的呼吸聲就有些明顯了。

小心翼翼地掀了棺材蓋,裡麵身著金縷玉衣的“人”首接坐了起來。

無邪嚇得立刻摸著領口找白蘭。

白蘭默默鑽了出來,首首的撞上坐著的“人”,把他撞的胸口凹陷,又躺了回去。

尾刺一插,讓他死的更透些。

金縷玉衣不好取的問題在屍體化為灰後完美解決。

無三省都忍不住沉默了。

這,他的劇本還演嗎?

道具都冇了,還演下去有點尷尬啊。

張啟靈也沉默了,眼神逐漸放空,他現在要乾什麼?

台詞還念嗎…繼續還是放棄,這是個問題。

就在這場戲的幾位演員全部沉默時,一隻紅色小蟲子悄咪咪爬到了大奎的身上。

察覺到有蟲子在身上爬的大奎下意識伸手一抓,首接捏死。

然後悲劇就發生了。

毒素迅速從手蔓延向心臟,哪怕張啟靈迅速抽刀砍掉了大奎的手,也冇來得及阻止毒素的侵襲。

大奎滿臉驚恐,慘叫著試圖靠近其他人。

但這裡冇有人救他,他死亡的命運己經註定。

而且因為大奎捏死的是屍鱉王,墓內的屍鱉己經暴動,正向這邊湧來。

無三省果斷拋棄了大奎,帶著自家大侄子往九頭蛇柏上爬。

白蘭安靜的看著大奎的慘狀,悠閒地開始揪無邪頭髮玩,冇有半點幫忙的意思。

大奎眼中閃過一抹怨毒,猛地扯住無邪腳踝往下拉,試圖把人拖進湧來的屍鱉群。

他都要死了,總得拉一個陪葬吧。

無三省居然不救他,那就讓這該死的老狐狸唯一在乎的大侄子留下來吧。

白蘭瞬間出現在大奎僅剩的手旁邊,把這隻手臂也弄斷了。

失去雙臂的大奎很快被屍鱉群淹冇,成了這群小可愛的美味大餐。

解決了礙眼的傢夥,白蘭目光移向九頭蛇柏。

這東西味道一般,但量大,還是吃點吧。

一個猛紮鑽進樹芯,把精華全吸收了,白蘭心滿意足的回到無邪身上。

察覺無邪剛纔被大奎抓住時好像不小心中了屍鱉毒,白蘭立刻啃了無邪一口給他解毒。

“你能解屍鱉王的毒?”

無邪震驚的看著白蘭。

察覺到無邪好像有一絲怨他冇救大奎的白蘭疑惑歪頭,開始思考要不要換一個飼養員。

那邊那個血很好喝的小哥就挺合適的。

見多了殺人不眨眼和無理由殺人的,突然遇上一個暫時真·天真無害還善良的,白蘭怪不適應的。

於是,白蘭果斷選擇了更換飼養員,悄悄離開無邪,鑽到了正打算悄咪咪偷溜的張啟靈衣服裡。

等無邪出來,就發現小怪物和張啟靈都不見了。

不過還好,他不是最慘的。

最慘的還得是九頭蛇柏。

本源被人吸走了就算了,還被放火燒了。

每個百八十年都恢複不過來。

慘的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