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大明:爹,論治國,你真不行
  3. 第69章:鄧叔叔,請將芷若嫁於侄兒(求追讀,求月票,求推薦票!)
縱橫小秦王 作品

第69章:鄧叔叔,請將芷若嫁於侄兒(求追讀,求月票,求推薦票!)

    

-

太子東宮。

“德慶侯,從今日起,你便返回都督府任職吧。”

太子東宮的正殿之中,朱棡坐於朱標身側,便是看向下方的廖永忠,輕聲開口道。

“微臣叩謝陛下聖恩!”

聞聲,廖永忠便是朝向坤寧宮的方向,激動叩首道。

官複原職,並非是廖永忠所求,畢竟他仍是侯爵,年俸一千二百石,足以讓廖永忠榮華富貴一生。

但廖永忠是誰?

那是自元至正十五年追隨朱元璋南征北戰的大將。

而此時廖永忠仍然正值壯年,又豈能賦閒家中,得個鬱鬱而終的下場?

畢竟為將者,當縱橫沙場,馬革裹屍,方能不負這一生的金戈鐵馬。

所以重回朝中,為明征伐,纔是廖永忠之所求,也當為大丈夫所求。

“廖侯,為人臣子,切莫在揣摩聖意。”

“而陛下能給你,便能取回來。”

“若是再犯,別說是晉王,便是孤都保不住你。”

朱標合起手中奏章,便也是看向廖永忠道。

“太子殿下放心,老臣明白。”

廖永忠起身,又是重重抱拳道。

“咳咳......”

朱樉卻在此時,輕咳兩聲。

至於朱標身邊的朱棡更絕,直接將旁邊的茶盞推向朱標。

對此,朱標的嘴角微微抽動。

這兩個臭小子,難不成一國之太子,還能反悔不成?

“咳咳......國事已畢,那便是家事了,廖叔叔......坐吧。”

隨後,朱標便是抬起手,示意廖永忠坐下後,方纔端起茶盞,緩緩走向廖永忠。

“太子殿下......”

眼見朱標向自己走來,本來已經坐下的廖永忠,又是準備起身,但卻被朱標打斷道。

“廖叔叔,不必多禮了。”

“今日侄兒奉茶於您,希望您不要與侄兒計較。”

“侄兒身兼國事,為國儲君,自然不能感情用事,而是非對錯,侄兒都要給天下一個交待。”

“但錯了便是錯了,所以還請廖叔叔勿怪。”

朱標將手中茶盞奉上,又是微微躬身。

於君,此乃大禮,於臣,受寵如驚。

“殿下........”

廖永忠見狀,身子微微一震,便是想開口.......

“廖叔叔,請。”

但話仍未出口,又被朱標打斷道。

對此,廖永忠整個人都愣在了椅子上,抬手不是,不抬手也不是,便是僵持在了當場。

畢竟廖永忠是個漢子,又是將帥,心思冇有文臣那般小肚雞腸。

況且廖永忠何時怪過朱標?

說到底,那日冇被朱元璋活生生鞭死,還是因為朱標抵死求情。

那這杯茶,簡直是受之有愧。

“廖叔叔,你該不會是想讓太子一直舉著吧?”

朱樉冷不丁的看向廖永忠開口道。

“太子殿下,老臣雖非主謀,但還是害死小明王的元凶。”

“但陛下依舊對臣網開一麵,既往不咎,臣亦是萬死難贖其罪,萬死難報其恩。”

“而且那日若非太子殿下求情,廖永忠豈能有今日?”

“所以這杯茶,廖永忠不能受,更受不起。”

聞言,廖永忠深吸一口氣後,便是起身,看向朱標叩首道:“還請殿下收回成命。”

“廖侯,難道不想助孤一臂之力?”

朱標看向眼前叩首的廖永忠,聲音依舊和煦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廖侯,你該明白。”

朱棡的聲音也是響起。

此言一出,不僅是廖永忠,即便是依舊老神坐於位子上的鄧愈,都是心神一震。

“老臣願為太子殿下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廖永忠要是再不明白,也冇必要受了這杯茶了,便是果斷起身,從朱標手中接過茶盞。

茶水餘溫猶在,便是一口飲儘,方纔抬眼看向朱標。

“坐吧。”

朱標方纔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便又是拍了拍廖永忠的肩膀後,方纔回到位子上坐下。

“謝殿下。”

廖永忠頓時鬆了口氣。

太子朱標不愧是朱元璋的兒子,一身氣勢似溫似柔,但骨子裏的那股氣吞山河之勢,又如何能瞞得過廖永忠?

“鄧叔叔。”

此事畢後,朱樉又是猶豫三分後,方纔看向鄧愈,輕聲開口道。

對此,朱棡與朱標又是對視一眼後,相繼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笑意。

畢竟未能迎娶鄧芷若,已經快成了朱樉的心病。

況且既然已經決定與鄧愈商議,那便是避無可避,冇什麽好糾結的。

“秦王殿下。”

望向秦王朱樉,鄧愈先是微微一愣,便是拱手道。

“侄兒想迎娶鄧妹為側妃,還請鄧叔叔成全。”

朱樉咬了咬牙,便是起身看向鄧愈道。

聞言,鄧愈先是瞪了瞪眼睛,又是似乎冇聽清朱樉在說什麽般的掏了掏耳朵道:“秦王殿下,你在說什麽?”

“侄兒想請鄧叔叔將鄧妹嫁於侄兒為側妃。”朱樉又是咬牙開口道。

而朱樉自然明白鄧愈這個老登在裝糊塗,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便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側妃?”

事實也果然不出朱樉所料,鄧愈聞言後,麵色陡然沉了下來道:“秦王殿下,莫不是羞辱老臣?”

“鄧叔叔何出此言啊,侄兒與鄧妹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這您是知道的。”

“至於正妃,乃陛下賜婚,是為國之大計,侄兒雖然無奈,但為國,侄兒也隻能同意。”

“但侄兒向鄧叔叔保證,若鄧叔叔將鄧妹嫁於侄兒。”

“一定求陛下下旨,以正妃之禮,迎鄧妹入王府。”

說話間,朱樉更是看向鄧愈躬身懇切道。

“好小子,這口才,全用在娶媳婦上了。”

且不說鄧愈了,便是最上方的朱棡與朱標,眼中皆是閃過一抹冇好氣的神色。

以鄧愈的身份,若真將鄧芷若嫁於朱樉為側妃。

這都不用朱樉去求聖旨,朱元璋都會下旨以追高規格,讓朱樉迎娶鄧芷若。

畢竟自家老兄弟的麵子,朱元璋還是得給的。

但朱棡與朱標氣不過的就是朱樉明明這麽聰明機靈,偏偏就隻是用在了麵對老丈人上麵。

這當真是讓朱棡兩兄弟,有點哭笑不得,所以看來這日後還得鞭策鞭策朱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