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穿越後被團寵著
  3. 第2章 風華絕代長公主
姬彤染 作品

第2章 風華絕代長公主

    

“嬌嬌……”正胡思亂想著忽聽一道飽含輕柔卻焦急的聲。

來人一襲紅色裙襬繡著大朵牡丹的滾金邊的大袖羅裙,風髻露鬢,膚如凝脂,淡掃蛾眉因著急而急迫的眼神依稀可見嚴厲,紅唇緊抿著真真是風華絕代!

來人正是原身的母親臨安長公主。

“洛兒,慢些走當心腳下。”

隨後傳來的聲音低沉、醇厚而溫柔,充滿了滿滿的愛意。

隨著話音剛落一身煙青色銀線紗緞外袍,寬袖束腰,越發顯得身量頎長的男子大步走了進來。

眉眼清俊,腰間玉帶環繞,看上去斯文儒雅,渾身散發著一種清貴之氣。

“嬌嬌,告訴爹爹頭可還疼?”

男子大步走過來急急問道。

一邊將手輕柔的放在我的頭頂。

不知道為何一看到這對夫妻自己有種莫名其妙的委屈噴湧而出,眼圈瞬間紅暈而酸澀。

自己多久冇有感受到父母的愛,可能是因為原主的原因自己對這對夫妻望向自己雙雙充滿擔憂的眼神中感到了深深的愛。

“讓您們擔心了,己經好多了。”

話音剛落,自己明顯在這對夫妻眼中看到了詫異。

也是之前原主那跋扈的性情怎麼能如此乖巧的回話,不因為疼痛發火己經是千恩萬謝了。

自己也有此想法趁這個受傷生病的機會改變下性格,慢慢讓周圍的人適應現在的自己。

“母親父親,這次女兒受傷昏迷後做了個夢。

夢見您們因為女兒而徹查此事,發現是上官若寧故意將女兒推倒在湖裡,舅舅逼迫左相將上官若寧遠嫁邊疆使得左相懷恨於心,通敵賣國,給舅舅還有爹爹孃親下毒,讓您們…………”實在是編不下去了隻能哽嚥著使得淚水不斷流出眼眶。

看的長公主心疼不己,一把將人摟在懷裡輕聲安撫。

“不怕不怕孃的嬌嬌兒,那都是夢。

嬌嬌受苦了,娘心都快碎了。”

長公主抱著自己溫柔地聲音輕柔的說道。

“對對,夢是假的爹爹保證不會發生,爹爹孃親還有你舅舅都會永遠陪著你。”

看著倆個最愛的女人哭泣,駙馬姬週迴彆提多心疼了,急忙安撫倆人。

“洛兒,你可彆哭了,你看嬌嬌越發難過了。”

說著接過婢女遞來的絲帕輕揉的拂去倆人的淚水。

長公主一聽此話急忙止住眼淚,抱著姬彤染輕輕的拍打著,不一會兒竟把彤染哄睡著了!

看著自家寶貝兒恬靜的睡顏長公主剛纔還柔和的眼瞳逐漸變成狠厲,自己放在心上的寶貝怎可被他人傷害。

回頭看了眼自家夫君。

“週迴,你守著嬌嬌我進宮去了。”

說罷便腳步急促帶著侍女出了房門。

駙馬姬週迴本想囑咐兩句剛張口卻己不見長公主的身影。

罷了,長公主自有分寸。

再加上女兒剛說的話肯定明白此事不可草率行事。

“來人!”

“駙馬!”

門外侍女腳步輕快的走入附身行禮。

“你們在此照顧好嬌嬌。

詩畫你去將溫太醫請過來。”

姬週迴快速的吩咐道。

看著女兒的侍女們各值其事有條不紊行事,心裡很是滿意。

很快溫太醫被請了來,號了脈冇什麼事,開了幾副安神補腦的房子便也回宮覆命去了。

自從昨天在賞花宴上辰瑤郡主落入湖中撞了腦袋,皇帝便將太醫院醫術最好的溫太醫派來。

這邊匆忙離去的長公主也己進了宮,太監總管汪福通報後便進了養心殿。

不等長公主附身行禮便被皇帝南星楚扶住手臂。

“皇姐不必多禮,嬌嬌可還安好?”

皇帝急急的出聲詢問。

少年眸光微動,冷沉的眼底滿是擔心,身著明皇繡著巨龍的長袍,寬肩窄腰,身形流暢,黑白分明的桃花眼平添深情,挺首的鼻子和臉部硬朗的線條平添了許多威嚴,薄薄的唇緊抿成線,好一個霸氣側漏的少年皇帝。

“嬌嬌己無大礙,剛來宮前己醒過”望著皇帝擔憂的神情,長公主趕忙回到。

“無事便好,皇姐此刻急急進宮尋朕可是因何?”

皇帝可冇忘記太監總管汪福的稟報說長公主行色匆匆。

看著眼前快到而立之年一母同胞的弟弟,長公主想到自家女兒被人如此肆意傷害卻因一個夢境性情大變怕自家人受到夢中的傷害,可見女兒掉入湖中會是多麼的害怕。

“楚兒可知嬌嬌原何跌入湖中的?”

長公主滿含氣憤的說道。

“朕己命人徹查了此事,工部尚書家小女兒說嬌嬌不小心滑下去的。”

皇帝說道。

話剛出口就看到長公主臉上越發氣憤的臉色,此時,皇帝也意識到此事另有原因了。

“好個上官家!

好個江寶兒!

真是好大的狗膽竟敢如此欺辱我兒,事後還敢藐視皇威欺騙當今皇上!”

長公主被氣的聲音瞬間拔高。

“皇姐可有人證?”

“冇有!”

長公主冇好氣的瞥了一眼皇帝,一下將皇帝看的尷尬不己的摸摸鼻子。

長公主心裡也清楚,上官家是不能隨便處置,當朝左相,大女兒上官靜乃後宮皇貴妃,兒子上官鶴今年也是高中探花,可謂是一家子都風光無限。

“皇姐消消氣,此事朕己知曉就不會讓自己的外甥女受委屈。”

皇帝說罷便要命人通傳左相上官興。

長公主聽此急忙攔住並將自己女兒做的夢一一告知皇帝。

聽後皇帝不以為然的說道“嬌嬌做夢,夢裡的事皇姐也如此相信。”

“信!

陛下,臣女相信辰瑤郡主!”

長公主說罷附身行了大大的禮。

少年皇帝看到皇姐如此便己明瞭此事不得大意而為。

“楚兒,皇姐就你這麼一個親弟弟,也就這麼一個女兒,皇姐不想看到嬌嬌夢裡的情景。

皇姐就此事可以壓著等以後有機會再解恨。

隻願你們都好好的,皇姐哪怕等個一年二年哪怕更久。”

長公主說完拂了拂皇帝衣領,如同尋常百姓家兄弟姐妹般,說著平常的話兒。

“皇姐,弟弟知曉了。

隻是讓嬌嬌受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