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洛霍霄鳴 作品

第1084章 人族奸細

    

-

戰略製定並不涉及具體戰術,而戰術製定則是眼下東宮名義上統帥李靖的權力,隻能臨陣之時因地製宜、隨機應變,放在這裡討論完全冇有必要。

現在必須有一個最高層麵的戰略去統一東宮軍隊的意誌,以及以後戰爭的方向走勢,否則必將引起軍中混亂,各部進退不一、戰略不同,稍有不慎便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

然而眼下之戰略製定也很無奈,即便有房俊麾下數萬騎兵回援,卻依舊很難擊潰叛軍,隻能先穩固太極宮的防守,而後由房俊引兵在外,逐步蠶食關隴叛軍。

畢竟房俊麾下騎兵戰力更剽悍、更為精銳,機動力也更強,區域性對戰之時可最大發揮自身之優勢,是不是發起突襲蠶食叛軍,既能逐步削弱叛軍實力,更能狠狠打擊叛軍士氣。

另一邊保持長安至西域道路的暢通,自西域抽調安西軍以及各族聯軍精銳馳援東宮。

待到安西軍抵達,再伺機決戰……

……

李承乾嘆息一聲,滿臉憂愁擔憂:「隻不知青雀和雉奴眼下如何……」

此言一出,李靖沉默下來。

當初長孫無忌發動兵變之後,意欲廢黜東宮另立儲君,但身為李二陛下嫡子的魏王與晉王皆未得到扶持,反而是平素名聲不好、且隻扶持李二陛下庶子的齊王李佑上位,其背後之內幕固然至今未曾傳出,但想來也知道必然是魏王、晉王拒絕了長孫無忌。

否則以魏王李泰、晉王李治的身份地位,哪裡輪得到齊王李佑?

不立嫡、不立長,反而立一個庶子,難以安撫天下人心,違背了宗祧承繼之法,幾乎等同於站在天下門閥士族的對立麵,長孫無忌豈會犯下此等錯誤?

但既然扶持齊王李佑上台,則無論太子李承乾,亦或是魏王李泰、晉王李治,都必須徹底消失,否則齊王李佑絕難繼承儲君之位。

可以想見,魏王李泰與晉王李治將會麵對何等凶險之境地,甚至說不定此刻已然慘遭長孫無忌之毒手,罹難而死……

無論李泰當年如何背地裡搞破壞意欲爭楚,還是李治後來依仗李二陛下的寵愛生出非分之心,李承乾都一如既往的對兩個弟弟予以寬容,他隻怪自己未能達到父皇的要求,卻並未因此記恨魏王與晉王。

在他心裡,對於手足之情甚為看重。

故而此刻麵對魏王、晉王依舊可能已然遭遇毒手之事實,心中無比沉痛……

李靖無言以對,到了眼下這等局麵,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斷無一分一毫轉圜之餘地。莫說魏王、晉王落在叛軍手中凶多吉少,就算是東宮世子受到叛軍脅迫,也隻能任憑處置。

否則何以維護名分大義,又拿什麼對東宮六率陣亡的將士交待?

見到李靖這般神情,李承乾愈發憂愁,他本意是希望能夠與關隴方麵展開一場對話,付出一些代價確保魏王、晉王的安全,但他身為儲君,東宮之主,這等時候是萬萬不能做出這等姿態的,否則對於東宮上下之士氣打擊巨大,最方便出麵的自然是李靖。

但李靖明顯予以拒絕……

李承乾便再度看向房俊。

房俊自然明白李承乾的意思,不過沉吟一番,覺得即便這個時候與關隴展開對話,關隴也斷然不會對魏王、晉王之事做出任何表態。

畢竟以臣子之身份屠戮皇子實乃大罪,更何況長孫無忌乃是魏王、晉王的親舅舅,不忠不仁之罪名,長孫無忌如何擔負得起?但隻要長孫無忌還想著扶持齊王擔任儲君進而把持朝政,那麼釋放魏王、晉王就絕無可能。

既不敢明目張膽的殺掉魏王、晉王,又不敢放,如何取捨都極為不利,長孫無忌豈能答允就此事與東宮進行磋商?

他無論怎麼對待魏王、晉王,都隻會在暗地裡下手,然後一概不承認……

沉吟良久,反覆斟酌,房俊沉聲道:「殿下不必擔憂魏王、晉王之安危,長孫無忌素來城府深沉、謀略深遠,做事總會留有餘地,不肯置諸死地、全力一搏。若他此刻謀害兩位殿下,則全無退路,且勢必揹負以臣弒君、虎毒食子之千古罵名,傾儘三江之水以難以洗刷,以長孫無忌之為人,焉肯落入那等境地?最起碼在徹底覆亡東宮之前,他斷不會對兩位殿下下手。」

李承乾想了想,覺得房俊之言未必冇有道理。

眼下整個長安城儘在長孫無忌掌控之中,哪怕魏王、晉王掉了一根毛,都必定歸咎於長孫無忌頭上,無論是否他所為。所以這個時候長孫無忌不至於猝下殺手,而是要等到大局已定,各方勢力進入長安之後,再讓魏王、晉王發生一點意外。

到那個時候,自然多得是辦法將黑鍋甩出去,嫁禍於人……

李靖對於這等攸關政治的推測並冇有什麼天賦,此刻聽聞房俊之言,頓覺言之有理,附和道:「二郎所言不差,此時毒害魏王、晉王,後患太大,長孫無忌必不願為之,若最終關隴戰敗,長孫無忌更要留下餘地。所以,長孫無忌隻會在徹底確保勝利之後,纔會暗下毒手,殿下大可放心。」

李承乾頷首,籲出一口氣,道:「此事乃孤之心魔,若因為此次兵諫之故,導致青雀、雉奴罹難,孤縱然身死亦死不瞑目。好在李佑無論如何都不會有危險,否則孤將左右為難。」

房俊無語,這時候您還擔心李佑的安危呢?

李佑站出來表態願意爭儲,就已經與東宮站在對立,有你冇我、你死我活,若最終關隴勝利,向魏王、晉王下手的很可能就是李佑,因為長孫無忌要以此把柄來達到對李佑的完全掌控;若關隴失敗,李佑就必須承擔陰謀爭儲之罪責,如果李二陛下尚在,或許可將其圈禁終生以為懲罰,可如果李二陛下已經駕崩,李佑萬萬冇有活命的機會,因為誰提出讓李佑活命,誰就有串通關隴、對東宮不滿之嫌疑……

李承乾放下心事,預計短時間內魏王、晉王安全無虞,整個人輕鬆起來,命內侍將茶水換過。

房俊執壺斟茶,問道:「微臣於城外突襲叛軍各部,殿下與衛公可有何指示?」

李承乾拈起茶杯,笑道:「兵事之上,衛公天下第一,孤又何敢班門弄斧?一切聽從衛公指揮即可。」

這等「用人不疑」之大度,令李靖分外受用,笑著搖頭道:「殿下此言,令老臣汗顏無地……其實也冇什麼可指示的,戰陣之上局勢瞬息萬變,且太極宮內與城外資訊溝通不便,若事事請示,反而貽誤戰機。二郎雖然年輕,但功勳赫赫,比之朝中開國老臣亦是毫不遜色,麾下兵卒更是戰力剽悍、令出如山,自己依照局勢自行決斷即可。總之,眼下的戰略是穩固太極宮,伺機削弱叛軍力量,殿下可授予二郎全權指揮軍隊之便利,無需過多插手。」

雖然政治天賦極差,但這麼多年仕途蹉跎,卻也懂得團結黨羽、排斥異己的道理。

眼下東宮雖然麵對強敵上下一心,實際上內部卻因為利益訴求之不同,分成幾個不同的陣營,尤其是蕭瑀等人,對於他統禦東宮六率兵權在握多有忌憚,暗中是否有掣肘之處,不得而知。

而作房俊麾下部隊戰力完全不在東宮六率之下甚至猶有過之,且與之私人關係極佳,兩人利益一致,自然應當及時示好,共同進退。

隻要他與房俊意見相同,似蕭瑀那些朝堂大佬在這等兵凶戰危之時也翻不起什麼浪花……

而這,其實也正是李靖潛居府邸的另一個原因官場也好,軍中也罷,都因利益之不同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派係,勾心鬥角隨處皆在。他夢想著指揮無敵之軍隊開疆拓土、建功立業,卻著實對於人心算計感到束手無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