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連繫 作品

穿越

    

-

“你確定把監控解決了?”

“放心,早就打點好了。劉醫生守著呢。”

長川又看見了自己的靈魂遊蕩在京城中,他的一縷幽魂已經被困在京師十年了。

那天,本是晴天朗朗,風和日麗,忽然晴日一聲雷鳴,喘息之間,天上就下起了瓢潑大雨,長川本以為是自己的天罰降下來,自己即將魂消魄喪。

但他總覺得,該死的另有其人。

長川動了動手指,眼睛微顫,聽到耳邊隱隱約約床來的竊竊私語。

“你去拔管子?”一道刻意壓低的男聲傳來。

“不行,我害怕。”另外一道懦怯的女聲說。

男人推了推自家老妻,催促道,“叫你去就去!”

那婦人也不滿起來,罵道,“我怎麼去?他是我的侄子,你要我親手拔!”

“現在在這兒講什麼親不親的了!”男人壓抑著怒氣說。

夫妻兩正互相埋怨著,猛然間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道殺氣。兩人哆裡哆嗦回頭,隻見剛剛還躺在床上人事不知的侄子,現在就活生生站在他們麵前。

對方從床上站起來,一點聲音都冇有。現在渾身戾氣、一副殺神模樣。對方眼睛都不眨一下,好整以暇地盯著他們。

夫婦兩同時大喊一聲,“鬼啊!”

白眼一翻,直接被嚇暈了過去。

“……?”

長川眨眨眼,像一個木偶,把自己的手抬起來,又放下去。

新的身體,溫熱的、健全的身體。

長川伸手朝著空氣打了一拳,一聲破風之聲傳來。長川眼底有些驚喜,他的內力居然也在。他又連續打出幾拳,空氣中

'嘩!嘩!嘩!'的破空之聲接連不斷。

段長川看見窗前的鏡子

長川環顧四周,擰眉愕然,全屋通白,擺放著各種他不認識的東西物品。

長川注意到房間角落的鐵架床,他徑直走過去。俯下身,一隻手抓住一根有兒臂粗的鋼管,一用力,青筋突起,下一秒,焊接的鋼管直接被拔下來。

莽子將軍就這樣帶著他的現代化冷兵器往房間外走。

一路上,他就冇遇到一個人。

“這位患者!您這是乾什麼呢?”

長川轉過身,看見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人衝他跑過來。

對方和他對視,看見他的眼睛,步子立刻僵在原地,甚至後退了兩步。

“您?……”護士卡殼了,大白天有些冒冷汗。

“患者?我不是患者。”長川否認道。

護士的目光勉強移向他的病號服,臉色尷尬。

長川“

這件衣服?”段長川垂頭看向自己手裡的藍白條紋衣,他改口道,“我康複了。”

護士,“……”

精神科的病人怎麼跑出來了?

護士勉強提起一個難看的笑容,說“先生,我給您帶路。”

“帶去哪裡?”段長川謹慎問道。

“帶您去找醫生。”

段長川擰眉,“我很健康。”

“冇有醫生的同意,我們的院門是不會開的。”護士說。

長川揚了揚手裡的鋼管,躍躍欲試,“你們的大門什麼做的?”

護士,“?”

護士謹慎地後退兩步。

長川笑了笑,真誠道,“彆害怕,我不打人。”

護士“……”先把你手裡的冷兵器放下再說話呢。

“段,段先生!”

又一個白大褂跑過來了。

來人臉色蒼白,麵露驚恐,對長川似乎帶著一股畏懼和驚恐。

“劉醫生,這是您的病人嗎?”護士問到。

劉醫生擦擦汗,不敢直視長川的眼睛,低頭閃避,“是。”

長川問“那我可以出去了嗎?”

“您現在……”劉醫生猶豫了一陣,說“我必須要告訴您,在您昏迷這段時間……您的父母…,半年前,遭遇車禍去世了。”

護士的目光驀然變得憐憫起來。

難怪這孩子情緒如此失常,原來是醒來聯絡不上父母了,他肯定心裡也很崩潰吧……“

哦。”

“……?”護士想了想,

長川手裡的鋼管,以及他不安地想要離開醫院,護士心裡又驀的一軟。

一定是在故作堅強,真是可憐的孩子。

“遺產在哪裡?”長川問。

……?”

劉醫生艱難道,“額……您的父母,將遺產都留給你了。”

“那就好,我怕我昏迷期間,有人趁機想瓜分我的遺產,是吧,”長川歪歪頭,盯緊著劉醫生說,“…醫生?”

醫德敗壞劉醫生“……”

汗流浹背了牢底。

“您既然安全的醒過來了,”劉醫生伸手擦擦額頭不斷冒出來的冷汗,說,“

遺產就都是您的。”

我先帶您回病房換件衣服吧。”

嗷,好。”

劉醫生顫顫巍巍往前走,長川不疾不徐跟在他的身後。

劉醫生打開病房門,房間裡兩位黑心夫婦還待在病房沙發上喘氣。

看見長川進門,兩人白眼一翻,又要暈過去了。

“掐他人中。”長川說。

夫婦兩還要繼續暈。

“或者用我手裡這根鋼棍輕輕地喚醒他們。”長川惡魔低語。

夫婦兩立刻醫學奇蹟般醒來。

劉醫生一身武力冇有用武之處,謹慎地退了出去。

把空間留給親情。

長川涼涼道,“真是神蹟降臨。”

女人討好地提起一個笑,“侄子……”

“叫我什麼?”長川問。

女人的臉色霎時變得有些難看,但還是乖乖改口,“長川啊,我們……”

“不如對我使用敬稱您?這樣比較合禮數。”長川把玩著手裡的現代工藝冷兵器,眼睛裡墨色深不見底。

男人插嘴道,“我們好歹是您的姑父姑母。”

女人“……”

我看你也夠諂媚。

“把從我車禍之後的事全講一遍。”

長川雙手握住鋼管兩端,輕輕的把鋼管掰彎了……

夫婦兩看著那根鋼管,佝僂的身軀立刻坐直了。

冇想到有一天會和鋼管共情。

“是這樣的……”

女人忍著恐懼,隱去了自己想要殺人繼承遺產的那一段,把所有事都告訴了長川。

“我們是想要照顧你的啊!結果你今天忽然就醒了,還站在我們身後,我們兩個驚喜過度,這才暈過去了。”女人說到,說完暗暗抬眼看看長川的神情,任然是神色莫辨,忐忑地繼續說,“我們還一直給你家那個家政阿姨發工資呢,她現在都還在家裡,收拾的乾乾淨淨的,就等你醒了可以回去住。”

看來是想鳩占鵲巢了。

男人也趕緊去抽屜裡拿出一個包,說“我們連您父母留給你的包,都儲存在這裡呢。”

長川伸手接過。

他打開看了一眼,全是他不認識的玩意兒。

長川神色不改,從容道“先出去吧你們,我換衣服。”

……

夫妻兩走出去,關上門,隔離了長川的視線,雙雙鬆了口氣,

女人眼裡怨懟遮也遮不住,“那小子初中就到處打人,煞氣重。現在在床上躺了一年,煞氣更重了。”

“現在咋們怎麼辦?”窩囊姑父問。

“還能怎麼辦,你冇看見他手裡那根鋼管啊!他媽本來就神神叨叨,信什麼靈魂轉世的,這小子在床上躺了一年,起來長高了不說,還能徒手掰彎鋼管,指不定是什麼妖邪鬼怪!”

女人的神色堪稱可怖了。

門被打開。

女人立刻喜笑顏開地站起來,“誒,長川您換好啦?哦喲真是英俊啊,真帥一小夥子。”

耳力超絕的長川“

其實這黑心姑母奉承的話也冇錯:長川現在身高有一米九,肩寬腿長,身材比例極好,在床上躺了一年,肌肉似乎更漂亮了,臉長得也是極其出挑,五官周正,高鼻黑眉,隻要不看那雙時而陰鷙狠絕的丹鳳眼,長川完全就是一位英姿勃發的少年。

……

長川漫無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

他啃著嘴裡的……叫,巧克力?

那是離開前白衣護士遞給他的,還給他送了一瓶水。

對方眼神很是憐憫,長川有些新奇,他都多少年冇有見過有人對他露出憐憫的眼神了,再加之當時他的肚子確實在咕咕叫了,長川便不客氣地笑納了。

寬廣平直的大路上,奔馳著一輛又一輛的鐵盒子。

兩側是高聳的玻璃大廈。

偶爾他的身邊會經過一兩個路人,大人幾乎都拿著和他手裡一樣的小磚頭在看,小孩子則被大人牽著,蹦蹦跳跳的。

這裡的人,穿著像北疆一樣大膽奔放,無論男女,都能坦蕩的顯露出胳膊大腿。

他們身體似乎也都很不錯的模樣。體格和麪容,看得出都是在不缺肉不差糧的環境下才養的出來。

走了那麼久,一個乞丐也不曾見過。

長川有些怔愣,這一幕幕,他的前世,似乎都在夢裡見過。

富饒,安寧,人人都吃得了飽飯。

盛世不造反。

何況他還是一個有錢的孤兒。

再也不是上輩子那個天崩開局的乞丐孤兒了。

果然,他的福報來了。

長川心裡滿意至極,情不自禁往前空曠處走了兩步。

“小心!”

一雙手把他拉了回來。

一輛摩托車幾乎是擦著他的臉,疾馳而過。

長川低頭,看見拉住自己的人,不由得一愣怔。

這個男生矮他一頭,從長川的視角看過去,這個少年鼻尖挺翹,唇紅齒白的,眼睛明明是圓杏一般,眼尾出卻微微上挑,穿著藍白色的衣服。

對方抬眼看他,眼睛果然和他設想的一樣,乖巧中透露中一絲狐狸似得狡黠,像一隻漂亮的狐狸。

“小心,這裡鬼火多。”

砰砰

長川來到這裡之後,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心跳。

對方看長川似乎還冇有反應過來的樣子,放開手,說“小心一點。”隨即往前走去。

長川的腳像被粘在地上似得,眼睜睜的看著人走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