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微笑小說
  2. 碧藍航線:理想與責任
  3. 第4章 毓蓉的絕對自信
林西仁 作品

第4章 毓蓉的絕對自信

    

在阿芙樂爾和林西仁吃完早飯後,林西仁就回到臥室裡找了本書看,而阿芙樂爾則是找北方聯合最高領導人蘇盟彙報了這兩天林西仁與阿芙樂爾的那些有關於情情愛愛以外的事情。

“所以,阿芙樂爾同誌,你是說你撿到了一名異界的同誌並帶回了家,然後那位異界的同誌有我們這方世界未來的大量情報是嗎?”

“是的,並且有證據證明他的異界身份。”

“emmm。”

對麵的蘇盟思考了起來。

這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考慮好的,蘇盟是現任的北聯最高領導人,她需要為這個政權考慮。

她能確定林西仁的立場應該是堅定的,但是她似乎對他瞭解太少了。

“這樣吧,阿芙樂爾同誌,你叫他過來,我和他聊聊。”

“瞭解。”

阿芙樂爾轉過頭去,麵向林西仁現在的臥室。

“淩同誌,你出來一下。”

“……”“啪嗒……”林西仁被叫了出來。

他開口問道:“阿芙樂爾同誌,有什麼事嗎?”

“不是阿芙樂爾同誌找您有事,是我找你有事。”

林西仁向聲音方向看去。

“啊,是薩尤斯同誌啊。”

林西仁在穿越之前對蘇盟還是很熟悉的。

畢竟遊戲裡都婚了(喜)而對於蘇盟來說嘛……從剛見麵開始,不知道為什麼,蘇盟光是看著林西仁就能感受到一股無與倫比的親和力,這股親和力讓蘇盟很是安心。

不對,倒不如說是那種氣質,那種極度平易近人的氣質,光是這種氣質就可以讓蘇盟感到如同春天般的溫暖。

也讓薩尤斯的嘴角不知道為什麼微微上升了一點。

薩尤斯問道:“您認識我?”

而薩尤斯那點微表情自然逃不過林西仁的眼睛。

“當然認識了,還有薩尤斯,你還是那麼愛笑啊……倒不像是個威嚴的管理者了,反倒像是個平易近人的同誌呢。”

太像了…和約瑟夫的笑容簡首一模一樣……林西仁這樣想道。

隻是故事最終落幕……約瑟夫眠入大地。

“比起威嚴的管理者,更像是平易近人的同誌嗎?

你是第一個如此評價我的人,淩同誌……在其他同伴眼中,我更像是前者呢。”

不過至少現在,故事仍在續寫……“薩尤斯同誌,我的故鄉有句話說的好,對待同誌要像春天般的溫暖,對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樣的火熱,對待個人主義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

蘇盟的氣質現在對同誌來說太“寒冷”了……這是很不對的……“這樣嗎……那我具體該怎麼做呢?”

同樣的,薩尤斯也被自己這一點困擾著,她也想要找到解決的方法。

“對同誌多笑笑就好了,我記得你不是很喜歡北極兔嗎?

在麵對同誌的時候把同誌們都當成北極兔看就好。”

很奇妙的比喻,但是似乎很適合講給蘇盟聽。

隻是對於蘇盟來說,一個異界人知道這個世界的未來大致走向己經是很逆天的事情了,結果現在告訴她這個異界人連她們的私事都知道?

這和被看光了有什麼區彆啊!

(悲)“你怎麼會知道我喜歡北極兔的?

你又還知道些什麼?”

要知道蘇盟喜歡北極兔還是在雪境迷蹤活動的時候說的呢……“我大概什麼都知道又什麼都不知道吧……不過單純就你喜歡北極兔這件事……大概是你自己告訴我的?”

(艸,還真是蘇萌她自己告訴的)“……”首接給蘇盟說沉默了都,畢竟對於蘇盟而言,就算是高維的存在也應該不會知曉她們的私事纔對,因為那種存在根本就不會在乎她們的私事纔對啊!

但是實際情況是……他們可在乎了(悲)據傳,有的高維存在甚至會閒的冇事去計算艦孃的具體胸圍差!

(就是罩杯)“好了薩尤斯,我們可不是敵人!

冇必要這樣沉默的。”

但是永遠不要低估蘇萌的憨憨程度……這個表麵高冷實則逗比憨憨的女人……而且關鍵在於,北聯人普遍的大膽……隻見她這個憨憨突然大喊:“淩同誌,我的胸圍差是多少!”

而淩也回答的很乾脆,也跟著憨憨的大喊:“胸圍差26厘米,是G!”

畫麵異常的生草……就是苦了在一旁觀候著的阿芙樂爾了,隻見她一拍額頭,隻得發出一聲:“唉……”同時,也讓蘇萌臉色越加難蚌了起來。

“為什麼你連這個都知道啊!!!”

但是林西仁卻隻是臉上平淡(←其實己經快蚌埠住了。

)口上隨意的回答了一句:“怎麼知道的?

對於高維世界的人來說想瞭解這點事不是很簡單嗎?

而且這也不重要。

還有就是,隔壁重櫻家的決戰主力艦武藏可是有著27厘米的胸圍差,是H哦~”“……為什麼連重櫻家的你都知道啊!”

可惡啊!

居然還有比我大的!

蘇萌的心裡都快崩潰了,她現在感覺她在林西仁麵前就一點秘密都冇有,那種感覺就像是被看光了一樣!

(↑不用感覺,作者真看過,而且看的不少。

)蘇萌現在對林西仁有這麼一種感覺。

什麼平易近人的好同誌?

分明就是連全世界艦娘**恐怕都全知道的大變態啊!

但實際上林西仁隻是上輩子因為寫碧藍同人文要深究碧藍的完整世界觀的原因順帶查到的啦。

雖然本子什麼的也看的不少()2D動畫看的似乎更多,而且似乎最喜歡R佬的作品()“好了好了,我們還是聊聊正事吧。”

在雙方尷尬之際,阿芙樂爾出來轉移了話題。

雖然不知道自己家丈夫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事情,但是阿芙樂爾還是不會在意這點事情的。

畢竟不管怎麼講,林西仁在高維世界的時候應該是隻能看到而觸摸不到她們的,所以也不可能乾什麼壞事。

總的來講,自家丈夫再怎麼說也是同誌,是講無產階級戀愛觀的,所以一定是一個純愛的人。

“咳咳,薩尤斯同誌,關於我加入聖彼得伯格海軍學院的事情?”

“咳咳咳咳咳,淩同誌,最高蘇維埃這邊不能搞特權來給你搞特殊,原本聖彼得伯格海軍學院至少是要在北聯海軍服役兩年才能進入其深造的。

不過,過段時間我們在北冰洋海域有一場常規演習,你可以參與一下。

我會說服基洛夫她們讓你做一次指揮官來指揮她們的,如果你能作戰成功奪得勝利,有了這份經曆想來院方也會特招你入學。”

“那薩尤斯同誌,你可以透露一下演習雙方有哪些艦船嗎?”

畢竟弄清演習雙方有哪些艦船還是很重要的,像林西仁這種連平常的處事都講西快一慢戰術原則的人最是重視情報。

“可以,我先說你這一邊吧,你是紅方,你的隊友有重型艦:蘇維埃羅西亞,庫爾斯克輕型艦:阿芙樂爾,基洛夫,伏羅希洛夫,恰巴耶夫,古比雪夫”“隻有一艘戰列艦嗎?”

“是的,現在我再說一下以水星紀念為旗艦的藍方有哪些艦船。

重型艦有:甘古特,塞瓦斯托波爾,波爾塔瓦,以及塔林輕型艦有:水星紀念,威嚴,明斯克,雷鳴,洪亮,靈敏,凶猛,火力,基輔。”

“嘖……不好打啊……”雙方力量有點不對等了……“勝利條件呢?”

“紅方勝利條件為最少要擊敗對方一半的力量,而藍方勝利條件為全殲對方。”

“什麼!”

“冇辦法,如果你想讓海軍學院的其他學生服氣的話,隻能是這樣了。

我說過,我們最高蘇維埃不會搞特權的,你要是想要光明正大的加入海軍學院就自己努力吧!”

力量太不對等了……雖然不是不能打………是的,就這麼離譜的力量差距林西仁還真的能打。

“好吧,薩尤斯,我接受這個挑戰。”

“嗯,那你記得早點到,阿芙樂爾應該會帶你坐火車過來的。”

“瞭解”“……”通訊被掛斷了。

“最高蘇維埃也太過分了!

力量不對等也不應該這麼大的!

淩,你有把握嗎?”

阿芙樂爾問向林西仁,這力量嚴重不對等,這讓她很擔心。

“不隻是有把握,而且是非常有把握呢……”“為什麼?”

“因為這是我對信火一體戰術的絕對自信啊!”

信火一體這就是對策你彆看力量差距有點大,但在射程上嘛……蘇維埃羅西亞的B-37 406MM火炮最大射程有45600米26型輕巡洋艦的基洛夫,伏羅希洛夫的主炮B-1-P 180MM火炮最大射程也有38592米68型輕巡洋艦的恰巴耶夫,古比雪夫的主炮B-38 152MM火炮最低也有23720米的射程最可怕的是庫爾斯克這個變態,其搭載的三聯裝240MM 60倍徑火炮至少有45公裡以上50公裡以內的射程,隻能說恐怖如斯。

(←注:因為“大型巡洋艦X”配套的60倍徑240毫米三聯裝艦炮似乎並未造出來,故此處的火炮射程是估算的)加上這基洛夫,伏羅希洛夫,庫爾斯克,還有蘇維埃羅西亞都有水上飛機可用。

利用射程優勢團滅對方不是冇有可能,更何況隻需要擊敗對方一半的力量就可以了。

這幾型艦船的航速也不低,不太容易被追上……至於阿芙樂爾?

當然護衛任務或者政委任務,前碧藍航線第一輔助不是吹的。

所以,包贏的……